爱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终极高手 > 第578章 再遇银发少女
  “要去攻打青州黄巾吗?”江锋一跃而起,表现的十分兴奋。
  “是啊,我儿!就是要去攻打他们!”曹操兴奋不已的说道,此时,曹操的身边已经多了许多能兵强将,其中,就包括了被后人称之为“狗货”的荀彧。
  一看到荀彧,江锋心中明了,该发生的历史一直都在发生。
  十八路诸侯大战,其实占到了最大便宜的仍旧是曹操,而且,他不落人口舌。
  他退出联军,表面上的理由是大将江锋重伤,而江锋在和斩华雄,诛李傕郭汜之后,早已名满天下,特别是和吕布恶战数百回合不分胜负之后,更是成为了和吕布齐名的大英雄,而且江锋智谋过人,这一点也是世人非常认可的。
  所以,曹操以江锋伤势严重为借口退出战斗,就变得非常合理。
  而且,曹操也避免了和联军的利益冲突,赚取了非常好的名声。
  “鲍信约我一起出战。”曹操说道。
  江锋望着曹操,故意眉头一皱,道:“父亲,我伤势伤未痊愈,父亲可否先行出征,等些时日,儿子身体康复,再拍马赶上。”
  江锋和曹操共事已经有两年多了,都对对方非常了解,说句难听的,江锋撅起屁股,曹操就能看到江锋的嗓子眼。
  看到江锋的举动,曹操虽然不明白江锋的计谋,但却已经看出了江锋的想法。
  于是,曹操故意惋惜的说道:“我儿好好养病,为父先行出征。”
  曹操带着众人离开了,而此时,貂蝉一把捏住了江锋的鼻梁,嘿嘿笑道:“阿锋你好坏,肚子里又憋着坏水了吧?”
  “鲍信不能活。”江锋说道,“同为十八路诸侯,鲍信身怀大志,这个人现在看来十分臣服父亲,可是一旦拿下了青州,到了分地盘的时候,这人会抢走父亲的功劳。”
  听到这,貂蝉微微点头。
  “蝉儿,是不是觉得我太狡猾了?”江锋说道,“其实,从王司徒那件事上,就可以看出来的。”
  “不,我没有觉得夫君狡猾,我觉得夫君做什么都是对的。”貂蝉笑着说道。
  江锋微微一愣:“蝉儿……”
  “我和夫君同床共枕两年了,夫君遵循着不伤害我的承诺,两年都能动心忍性,足以说明夫君是个非常坚忍的男人,我觉得这样的男人,未来至少能够位极人臣。”
  江锋一直都觉得貂蝉很聪明,现在一看,感觉貂蝉更聪明。
  “其实,我对谁当皇帝没有什么感觉的……”貂蝉说道,“现在王允大人除掉了董卓,吕布成为了他的义子,正在帮着他一起辅佐皇帝,也不是什么坏事。”貂蝉说道,“只是,我知道吕布不是什么善茬,日后肯定会惹出事情来,说不定,会提前自取灭亡呢!”
  听到这,江锋深深点头:“你说得对。”
  此时,江锋猛然想起了一件事,顿时坏笑道:“蝉儿,好像两年期限已过了,你已经十九岁了吧?”
  貂蝉听到这,顿时俏脸一红:“夫君你好坏,明明上周才给我过完生日,怎么就忘了,你是故意的!”
  “对,我就是故意的!”江锋一把抓住了正要逃走的貂蝉,道:“我觉得,咱们今天可以洞房了。”
  “呜呜呜,人家还没做好准备呢!”
  ……
  这一夜,江锋让手下人按照婚礼的样子布置好了两个人的房间,两个人再次行了夫妻之礼。
  这件事,早被曹操知道了。
  曹操也很诧异,为什么自己的儿子会让貂蝉在十九岁的时候才和自己洞房。
  后来江锋才把真相告诉了曹操。
  曹操知道后,不得不佩服起了自己的义子。
  他也能做到这一点,因为曹操一直都喜欢别人的妻子,而这些人的棋子,大多已经年过十八岁了。
  父子俩无话不说,甚至也能在这个话题上聊到一块去。
  江锋表示,希望父亲在近几年的时间内有所收敛。
  曹操表示,自己愿意收敛,可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
  这一夜,貂蝉千娇百媚,格外美丽。
  江锋和她四目相对的一刹那,整个人就完全受不了了,沉浸在了她那双深邃的眸子里。
  这一夜,两个人如鱼得水,十分快乐。
  ……
  此后的一周时间,江锋和貂蝉都开开心心的。
  一周之后,江锋准备离开了。
  貂蝉很想跟着一起走,可是却被江锋劝阻了。
  毕竟从谯国到青州路途遥远,江锋不想让自己的老婆颠簸。
  而且,谯国大本营像极了天州,固若金汤,是曹操大军最稳固的的后院,貂蝉在这里非常安全。
  于是,江锋一个人,连一个随从都没带,就离开了。
  ……
  江锋离开的第三天,接近黄昏的时候,他接到了来自大本营的飞鸽传书……
  据探马回报,洛阳出事了。
  吕布因为不满为人臣,想要独霸天下,因此杀了王允用来做美人计的歌姬,和王允公开决裂了。
  但因为王允提前得到了消息,向各路诸侯发出了求救信,结果袁术、袁绍等人纷纷赶来。
  而吕布的西凉兵也被王允收买,所以吕布陷入了众叛亲离的地步,最终死于乱战之中。
  而吕布的女儿下落不明。
  不仅如此,袁绍还响应了手下谋士许攸的建议,把天子刘协接到了自己的大本营冀州,成为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人。
  历史,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被改写了。
  而王允也被许攸设计,害死在了随同天子去冀州的路上。
  江锋立刻给自己的老婆貂蝉发了一封信,表示安慰,希望她不要过于难过。
  而自己,则继续上路。
  接近曹操的另一个根据地兖州的时候,天色已经接近黄昏。
  江锋骑着马来到了一家小店。
  他是闻着酒香而来的,这香味扑鼻,十分诱人。
  “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店小二热情洋溢的迎过来。
  “我住店。”江锋坐在了门口的一张椅子上,道,“给我切三斤羊肉,来两盘小菜,再把你们店里的好酒给我来一坛。”
  江锋说完,便甩给了店小二一盘大钱。
  “好嘞!客官您稍等,马上就来!”
  江锋等了一会儿功夫,酒菜都上齐了。
  而此时,不远处风尘仆仆的跑来了一人一骑。
  那人江锋还没看清楚,马就看清楚了。
  那是一匹格外高大的骏马,那匹马全身血红色,看上去十分威猛,头如搏兔……
  赤兔马?
  江锋微微一愣,他再定睛一看,马上的人,居然是一个银发少女。
  两三年的光景,银发少女已经长大,不但体格格外饱满,而且身材高挑。
  她在店门口停下来的时候,江锋故意侧过了身。
  “姑娘,你是打尖还是住店啊?”店小二问道。
  “我……吃顿饭就走。”银发少女行色匆匆的样子,看上去很着急。
  “好嘞!您吃点什么?”
  少女摸了摸自己的钱袋……可是摸了半天,也只是摸出了一个大钱,一时间郁闷不已,“来两个馒头吧,再来一碗水……能不能,让我的马吃点草?”
  店小二接过了对方的大钱,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嫌弃:“好吧……两个馒头,一碗水!”
  店小二是故意这么叫出来的,就连江锋听着都很不爽。
  可是没办法,这年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江锋也看不下去了,便站起身,端着自己的吃的和酒坐在了少女的面前,并冲着店小二说道,“来一只烤羊腿,再来几只羊蹄,添俩小菜!”
  “好嘞,好嘞!”店小二不敢怠慢,连忙应了一句。
  少女一眼就认出了江锋,一时间眼眶都红了。
  “别说话,吃饭吧!”江锋把羊肉推给了她。
  少女也没客气,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狼吞虎咽。
  江锋看得出,她已经饿坏了。
  江锋从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了一根老山人参,送到了她的手中,道:“吃了吧,补补元气。”
  这一刻,少女愣住了……眼含泪花的说道:“谢谢,锋哥。”
  ……
  少女的确是饿了,几口就把人身吃掉了,随后店小二又端来了羊腿,她也吃了不少。
  只不过,酒她喝的不多,只喝了两碗。
  两个人吃饱喝足,江锋也结了账,正要跟她聊聊家常的时候,她就起身说道:“不行,我得走了,不能连累你了。”
  她说完就要走。
  江锋却也牵着自己的马,和她一起出发了。
  此时,少女气呼呼道:“你别跟着我了,给自己惹麻烦!”
  江锋已经感觉到了身后来了一队人马,不由笑了笑道:“全杀掉,就不麻烦了。”
  没多久,后面的人追上来了。
  江锋和少女的马已经跑了很久,都有些累了,再加上两个人跑的并不快,所以很快就被包围了。
  现在天色并不太晚,还有些光亮,江锋一眼就看出,追兵是袁绍的人,而为首的将军身后的将旗上,写着一个斗大的“颜”字。
  毫无疑问,这人是颜良。
  颜良并没见过江锋,江锋也没有见过颜良,因为颜良和文丑在联军会盟的时候,正在河北帮袁绍整顿军务,只是在围剿吕布的时候,他们才出现的。
  飞鸽传书上说的非常明白,吕布是在颜良、文丑、纪灵等十二员大将的夹击之下,才死去的,而对吕布造成最致命一击的,就是颜良。
  此时,江锋感受到了颜良的力量,有些与众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