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佳上门女婿(林涛楚梦雪)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铁真和尚
  不过,说是这么说的,让他完全相信,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铁真和尚,也是一位三阶。
  足足等候了半分钟。
  洞口光亮,突然被遮挡了起来。
  宗问,霍雄俩人像是个小跟班一样,恭恭敬敬跟在一位老和尚的身后。
  暗黄色的破旧僧袍,洗的很干净,却无法掩饰岁月在它上面留下的痕迹,尤其是缝缝补补的几处补丁,配合上老和尚那枯瘦如柴的身体、干瘪苍老的面孔。
  显得异常贫苦,宛如一位深山老林之中的苦行僧一样,让人容易心生怜悯。
  但,怜悯?
  简直笑话,确定要对一位三阶强者,施舍你的怜悯?
  虽然以前实力很低,但毕竟是服役于黑色卫队。
  哪怕不谈这位铁真和尚的履历,仅仅对照一下之前守坟老人的恐怖威势,别说林涛自己的施舍。
  只要这铁真和尚不对他下手,林涛就感天谢地了。
  不过,铁真和尚见到林涛,倒是表现的十分友好,主动宣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
  见此,林涛虽然内心警惕。
  但能不打,就不打。
  谁特么脑残希望短短时间与两位三阶强者交手?
  “守坟老人是被前辈吓走的?”
  听着林涛若有所思的询问。
  铁真和尚并未给自己揽功,而是摇了摇头道:“虽然我与楚施主有交易在先,不过楚施主付出的代价很大,所以,不到最后关头,我是决计不会出面的。”
  “那……”“薛峰会逃走,只是因为害怕突然感应到我的存在,害怕与施主继续打下去,一旦受伤,我会趁机出手。”
  说到这里,铁真和尚贫苦的脸上,闪现过一抹追忆之色道:“那其实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他算计我一次,因而也是心虚,生怕我见有机可趁,会与林施主联手。”
  薛峰,正是守坟老人的本名。
  这林涛是知道的。
  不过两位大佬曾经这段陈年往事,那就是他不知道得了。
  “那不知道铁真前辈,你是准备?”
  面对林涛戒备浓厚的询问,铁真和尚道:“我对林施主的传承,没有任何想法,只是颇为好奇这阴阳囚的布阵,见你这大阵已然濒临崩坏,可否让我在大阵拆解前,观摩一下?”
  仅仅如此?
  林涛眉头一拧,迟疑着点了点头道:“那前辈可能需要再等一段时间,我需要恢复一下。”
  “……”脸上闪过一丝疑惑的铁真和尚见状,目光瞥了一眼林涛那沧桑的面孔,一头白发,乍一看,竟然不比自己年轻几岁。
  铁真和尚点头表示明白道:“林施主要拆大阵,通知我一声即可。”
  说罢,铁真和尚转身走出山洞。
  “这……”宗问与霍雄见状,想要出口挽留。
  可一想,这山洞又不是他家,怎么挽留?
  只能看向林涛?
  却见林涛根本不为所动道:“你们要进来就进来吧,不进来,去外面等一下,我应该还需要几天。”
  说罢,林涛不忘补充一句道:“山洞里,其实没剩下什么了。”
  所有的宝贝,都被自己带在了身上。
  不能带走的石壁雕刻,也已经全部毁掉了。
  确实是没有什么了。
  听到这话,三人迟疑了一下,楚梦雪跟了进去,宗问和霍雄走转身走出了山洞。
  “别在意,任谁被三阶追杀,情绪都无法短暂平复。”
  走出山洞之后,宗问劝解一声。
  霍雄摇了摇头道:“我没在意,当时的场面,我确实没有办法出面。”
  宗问是谁?
  黄泉陛下的徒弟,守坟老人看他再不爽,顶多给点教训罢了。
  实际上?
  守坟老人根本也就没有出手。
  但霍雄不一样,他孤家寡人一个,守坟老人杀心起来,可就没有任何顾及了,杀了你,又能如何?
  所以,霍雄没法出面。
  如此,林涛一幅语气硬邦邦的,霍雄又能如何?
  “实力如此罢了……”摇了摇头,带着些许唏嘘,霍雄转身向那铁真和尚走去。
  武者世界,以武为尊,实力,才是一切的保障,是最坚固的基石,没有实力,说再多都是废话。
  霍雄对此感触最为深切。
  林涛又何尝不是如此?
  回到师傅墨纶尊主留下的石室之中,林涛足足用了八天,辅佐真气,以及榨干了阴阳囚最后一丝生命之力。
  终于将自己燃烧的生命力补充了过来。
  这一下,虽然面容、身体重回年轻,可一头苍苍白发,却看得林涛无语不已。
  “挺好的,比那什么奶奶灰帅多了!”
  听到吕千炼的调侃,林涛翻了翻白眼,懒得与她斗嘴。
  直接转身,将手中的光斩,插入蒲团下面。
  这是师傅墨纶尊主给他留下的最后杀招。
  按照墨纶尊主的话来说,阴阳囚大阵阵脚,无论是拆出来自己用,还是当宝物卖掉,或者干脆原封不动,自己住在石室里面修炼,利用起来,都是效果极好的。
  但奈何,生怕徒弟太弱,有杀敌需求。
  所以又留下了另一种方法,借用光斩本身的篆刻威能,将阴阳囚参与力量,转化出真元攻击。
  这样一来,虽说在地球上神大杀神,佛挡杀佛。
  可也就能劈出两三刀,实在是不划算,也没必要,掌握了假真元的徒弟,在墨纶尊主看来已经很厉害,根本用不到这一招。
  他怎能想到,林涛刚出山洞,就碰到一位三阶?
  “既然已经这么做了,那就将最后一点利用起来吧。”
  心中想着,结果当林涛将光斩插入蒲团下面,仅仅不到三秒,便忽然间,感受到四周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大阵彻底崩坏了?
  压榨不出来了?”
  面带遗憾的林涛摇了摇头。
  他有感觉,自己借用光斩,施展真元攻击,大概还有一次半左右,原本想着,能否凑成两招来保命。
  没想到,阴阳囚已经达到了极限。
  榨干了。
  一滴能量也没有了。
  “而且这种强行压榨,让大阵也受损不小?”
  摇了摇头,林涛拔出光斩,对一旁的吕千炼和楚梦雪道:“走吧,出去拆大阵。”
  这是一个很轻松的过程,虽然,阴阳囚大阵十分玄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