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逆流惊涛 > 第124章 一步天王一步死亡
  齐家大院后面有个人工湖,面积不大,就不到五亩的样子,
  可饶是如此,大冬天的在湖面泛舟,这种事也实在令人无法接受。
  天本来就冷,齐家还在山里,温度更低,即便周围有围墙,可是一阵风从湖面上吹过来,懂得人脸都发硬。
  “齐叔叔,我就出了个主意,您用就用,觉得不好就不用,犯不着杀了我沉水底吧?”
  陆岳涛冻得直缩脖子,忍不住把羽绒衫的帽子翻过来戴上。
  船是那种公园很普通的四人手划船,也没个棚什么的,
  船头有一大蛇皮袋鱼饲料,
  齐大山就坐在船头,一副风霜雪雨我自岿然不动的样子,神态自若。
  “年纪轻轻的,身体怎么这么虚?我老头子都不说冷。”
  他带着皮手套,随手从蛇皮袋里抓了一把鱼食,抛了进水里,
  冬天,鱼不是很活跃,水面下过了一会才游过来几尾肥大的观赏鱼,张嘴吸食,
  老头子这是来喂鱼来了。
  “吹吹风,你脑子清醒,我脑子也能清醒,而且在这个地方说话,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除此之外,不入第三人耳。”
  “我现在脑子里就想着暖气了。”陆岳涛无奈说。
  齐大山一边不紧不慢的给鱼喂饲料,一边说:“你知道齐瑞跟我说完,我第一反应是什么?”
  “觉得……”陆岳涛捂着脸,声音嗡嗡的:“是不是觉得,我想害齐家,挖个大坑给齐家跳?”
  齐大山笑了:“一点都不错。”
  “那您不是真的准备把我打死沉湖吧?”陆岳涛搓着手说。
  齐大山靠着饲料袋子坐下,不紧不慢的掏出一支烟,用防风打火机点上了,抽了两三口,说:“所以,你得把话和我说清楚,你说的那些,有的我懂,有的,我不是太能明白。”
  陆岳涛心想那是因为你读书少,你是土老板,你不接触现代商业。
  这都什么年代了?
  大家玩的是金融,玩的是钱,背后杀人不见血,谁他么还脸对脸动刀动枪,还玩铁砂枪?
  他的办法其实并不复杂
  至少,在他看来,并不复杂。
  后世互联网行业里,属于最常规的操作:利用杠杆等手段,进行低价倾销,烧钱打价格战,逼死一批小企业,然后吞并,实行垄断。
  美团,滴滴,都是这么玩出来的。
  具体操作来说,
  第一步呢,按照市场价,从小矿手里买煤,
  煤炭市场,不存在付全款的说法,煤老板看起来有钱,实际也有钱,但是大部分的钱,都在周转上,
  你欠我的,我欠他的,
  每到年底,煤老板的主要工作,其实就两个:躲债和讨债。
  可以和小矿约定,按照市场价买煤;
  先付定金,比如30%,剩下的钱,按月分期付;
  等付款达到一定数量,比如70%,小矿就要供应下一批煤,否则就算是违约。
  ‘定金取货’是杠杆,
  ‘分期付款’等于无息贷款,
  只用少量的现金,就可以囤积大量煤炭,加上齐家自己的煤,完全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垄断本地市场供应。
  第二步,低价倾销,
  等囤积到足够的煤,就可以低价出手,把煤炭价格狠狠打下去,
  甚至可以打成成本价。
  市场价格猛地降低,小煤矿手里剩下的煤就卖不出去了,
  客户也必然流失到齐家手里;
  小煤矿想要生存下去,只有两个办法:
  第一,跟着降价。
  问题是,小矿成本远远高于大矿,齐家一吨能降50,80,小矿不行,
  敢这么降,小矿就在找死;
  如果小矿,真的以低于成本价出售,那更好,
  它卖多少,齐家接盘多少。
  事实上,市场需求再怎么疯长,终究是有限的,齐家自己的煤,加上囤积的煤,后续按照合同不断买进的煤,在短时间之内,完全可以满足市场需求,
  市场供应饱和了,小矿即便降价也卖不出去。
  第二,不降价,死撑。
  那更好更直接,
  煤矿生意不比其他实体经济,一段时间没有进项,大矿底子厚可能还撑得住,小矿必死无疑。
  最简单的办法,债主上门挤兑。
  齐家大幅度降价,垄断市场之后,客户,包括煤贩子、用煤厂家,必然都会集中到齐家手里,
  而这些人,和小煤矿之前的合作,必然存在债务关系,
  这时候让他们上门要债,小煤矿根本顶不住。
  实际上,只要齐家能形成短时间内的垄断,都不用他家出面,那些和小矿有债务关系的人,就一定闻到味道,知道小矿不稳了,得赶紧上门讨债。
  再激烈的办法都要用,否则钱说不定就水漂。
  “实际上,垄断之形态形成,小矿只要没钱对砸,让他们死的方法太多了,分分钟。”陆岳涛说。
  当然了,这个过程中,齐家需要不断的朝里面砸钱,不光不赚钱,甚至亏钱。
  这个钱从哪来?
  从银行来。
  齐家低价垄断了市场,手里必然有大量客户订单,
  民营企业在银行很难贷款,但如果拿着这些订单去贷款,都不需要找人托关系,银行巴不得给你钱。
  加上低价倾销的回款,齐家现金流始终处于充裕状态;
  现金为王,哪行都一样。
  齐家不断的‘定金拿煤’、‘低价倾销’、‘订单贷款’,
  控制住了市场、定价权、客户,拥有大量现金流,那些小矿最后只有死。
  然后齐家低价买下小矿,再拿小矿去贷款,再来一轮。
  几轮下来,凤县和附近几个县,不成规模的小矿一个都活不下来,而齐家也可以通过收拢这些小矿,一举成为本地行业真正的霸主,话事人。
  当然,从表面上看,齐家没赚钱,反而欠了银行一大屁股债,为国家煤炭事业发展在无偿做贡献;
  但是现实中,齐家的矿却越来越多,
  真正动用的,也只有最初的一批定金,几千万而已。
  剩下全是银行的钱。
  陆岳涛说着说着,身上的热气也上来了,不像最初那么冷,舌头越来越灵活,
  “无非就是欠银行钱,要付利息,可是银行利息和煤矿的利润比,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再说了,钱是死的,矿是活的……”
  陆岳涛搓着手说:“钱是不断贬值的,齐树树,您比我懂行情,未来几年,煤炭肯定要涨的嘛,说不定还是暴涨,现在欠银行一千万,要用五万吨煤来还,过几年只要两万吨、一万吨。
  这些东西,杠杆、无息、兼并、价格战,这是现代商业竞争对常见的手段,真不是什么阴谋诡计耍花招。您要是不信,去大城市找些银行专家问问就知道了。”
  陆岳涛之前说了一大堆,齐大山都没插话,一边喂鱼,一边望着湖面沉思,
  听他这么说,斜睨了一眼,道:“小伙子,做互联网高科技,瞧不起土老板啊?”
  “瞧得起瞧不起不重要,土老板这三个字,倒是有点意思。”
  陆岳涛说:“您算是这行当中的翘楚了,可是连您都对这样的手段很陌生,那可想而知,那些纯粹就是真的土老板的小矿老板,他们就更不懂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恩。”齐大山点点头,想了想,说:“你说,这些小矿早晚会顶不住,这没错。
  可是你想过没有,早晚顶不住,这个早晚,到底需要多久时间?
  三个月,半年,一年,两年?
  你不要忘了,按照你的法子,齐家也是不赚钱在借钱在贴钱,如果在小矿顶不住之前,齐家先顶不住了呢?到时候,齐家倾家荡产,不要说当行业霸主,就连一块砖一块瓦,都剩不下来。”
  这……的确是个问题。
  而且是个不太有解的问题,
  抛开企业自身的战略因素,陆岳涛的这个方法,就是在烧钱,
  和后世互联网烧钱一个道理,最后比的,就是谁先没钱,谁先挺不住。
  说完,齐大山又适时的补了一刀,说:
  “两百一吨的时候,我卖150,还勉强行,真等涨到250、300,我还卖150,不要说外面的人,我家人就得先造反,下面那些矿长、经理,就要先跳出来。到时候,齐家一定会乱。”
  此时齐大山看着陆岳涛的眼神,绝对不是长辈对晚辈,
  虽然陆岳涛知道不会发生,但他却偏偏有种感觉,如果自己解答不了这个问题,下一秒,眼前这个煤老板,真的会把自己弄死沉到湖底。
  沉吟了片刻。
  “那就联手,找几家大矿,一起联手,短时间之内赶绝所有小矿!然后大家分利。”
  “那我不等于养虎为患,赶绝了狐狸野狗,养肥了豹子老虎?”齐大山说。
  “齐叔叔,整个凤县和附近几个县加在一起,原煤年产量超过两千万吨!这大的市场,齐家再凶,一家吃不下的,吃下去会死全家的!齐家要当的,是霸主,是行业中说一不二的老大,制定规则的人,留下几家听话的,对你只有好处。再说了,我就不信,齐家在凤县经营了这么多年,就没有能信得过的盟友!”
  陆岳涛也露出了狰狞的嘴脸,和齐大山针锋相对,冷笑说:“当然,如果您搞不定这几家,最后反而让他们爬到了头上,吃的最多,那就不是我的问题,而是您的问题,我倒是劝您早一点退出来,还能平平安安。”
  说完,不等齐大山说话,他站起来走到船头,
  一脚把放在那的一麻袋鱼食给踹翻落水。
  密密麻麻的观赏鱼从水面上浮出头来,疯狂的抢食。
  “您要是当我在害您,那就当我说的都是放屁,但是现在,我很冷,我他么要回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