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冢三国 > 第039章计谋得逞的味道
  韩当不得不跟着张辽一起南下,诸游侠已经盗马失败惊扰了鲜卑部落,张辽又对鲜卑部落展开了覆灭,这个时候周边百里之内,肯定流散着大批鲜卑胡骑正在搜寻入侵者。
  韩当可没有底气,能够护佑着县中义士在胡骑的搜寻中活下来,只能暂避锋芒另做打算。
  张辽难免忍不住畅想,果真是苦心人天不负,他还自诩偷袭鲜卑部落这是一本万利的无本买卖,无人获悉这个商机。
  可对于韩当等人来说,就是瞄准了这个绝佳的商机。
  善于抓住机会且努力的人,即便在乱世当中活下去的概率也大,而且还能活得很好。
  比起韩当的勇魄来说,张辽有所不如。
  正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韩当就是这种拿命搏福贵之人。
  随后的乱世当中,起于草莽的豪杰,全在拿命搏富贵这无可厚非。
  韩当为了生计,可以冒着生命危险行事。
  纯粹是为了养家糊口,盗取胡马并不是抱着为国为民的心思。
  要是让他带领着几十游侠,驰骋于鲜卑部落之间盗马为生,这需要莫大的勇气。
  张辽极其[龙腾小说网 www.ltzww.co]惜身,敬佩韩当为人无畏的同时,暗自决定,没有足够的自保措施,这样冒险的行为要引以为戒。
  他可不敢目中无人,该谨慎的时候一定要三思而行。
  若是他跟韩当一样是一穷二白之躯,还可以如此行事,但他不是,犯不着冒无法预测的风险。
  张辽发现自己有些怕死,置身于战阵之上,敌人的箭矢不会放过他,他生怕自己好不容易滋生出来的雄心壮志,以game over而结束。
  返回障塞的路上并未遇到任何的胡骑袭扰。
  张辽一回到障塞,就被浪潮一般的呼声覆盖,一个个欢呼着张司马威武。
  也是,钻入鲜卑部落不仅安然无恙的归来,收获之丰让众人眼热的厉害。
  张辽当即吩咐张刑杀牛宰羊,用来款待韩当等一众勇士。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张辽当即面向韩当畅所欲言道:“不知义公兄是否愿意从军?”
  “未曾想过。”韩当言辞微闪。
  学得文武艺,货卖帝王家,这是一种普及的价值观念。
  最不济,也会凭借武勇投效于郡中,再聚集两三百乡勇,在郡中就可以任职。
  对于张辽这样的地主豪门之家,即便委身于部曲上升的空间也不大,也就不被太多的草莽豪杰看重。
  乱世一旦真正的开启,草莽豪杰将会全部起于微末,那个时候人心思变,都想着是不是要改朝换代,自己是不是也能封侯拜将,这样的心思一旦兴起,就说明时局溃烂到极点。
  如今汉室天下,虽然起义频发,但尚未动摇国本,士民之心还归属于汉室威仪。
  “哎,义公兄无心入军伍,我想请义公兄入我张氏为部曲,看来也要失望了。”张辽深切的感叹。
  曹性即便是猎户草莽,在张辽屈身相邀之下,这才让曹性归于张氏。
  杨丑感念于张氏救助流民的仁义,以及对自家有活命之恩,这才投效于张氏。
  像韩当这样的寒门子弟,心中自有志向和目标,看不起张辽这样的地主豪门可以理解。
  张辽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为了暂时将韩当留在边塞,只要韩当愿意从军,麾下四百郡卒他完全可以交给韩当统领,自己即便是作为名义上的军司马他都甘心。
  只可惜,他连许以韩当军职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堵住了死路。
  麾下这部郡卒,张辽最大的权限就是任命旁人为曲长,这是郡守给他的权限。
  韩当目光一转,主动询问道:“张郎君所辖部曲堪为精锐,每副精铁铠甲皆是钱财堆积而成,手中所持弩具以及枪矛都是极其锋利的精良器械,不知张郎君打造这样一支队伍,有何目的呢?”
  “显示武勇于郡中,等待郡中的征辟,然后在郡中任职。”张辽稍微思考,就将这个普遍的价值观念说了出来。
  其余心思压在心底不敢妄言,任何一句对汉室不忠的话都不能说,这个时候落个乱臣贼子的形象极其不好。
  “我想张郎君对我有所隐瞒。”韩当这般嘀咕。
  “封侯拜将的心思我也有,可也得需要机会啊。”
  张辽神色一转,主动问道:“不知义公兄对今后有何打算呢?”
  “自然是完成令支县长的嘱托,献马于晋阳郭氏门庭,如今鲜卑部落警觉,只能歇息几日再找机会潜入部落之间盗马。”韩当将自己的想法显露无遗。
  “义公兄乃是信守承诺的豪杰,应诺之事自然会办到,我这里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义公兄务必要答应。”
  张辽语气严肃,拉拢不成只能退而求其次,改为君子之交相忘于江湖也好。
  “张郎君请讲。”韩当拱手一礼,神色同样严肃。
  “这个时候再去鲜卑部落盗马危险重重,义公兄武勇无双自然能够来去自如,可县中的一众义士皆是热血男儿,难免会有所死伤,还请义公兄接受小弟的赠马,万莫推辞。”
  张辽尊称韩当为兄,自认为弟。
  “这如何使得?”韩当脸色一变。
  “难道义公兄连小弟的赠马都无法接受吗?”张辽只能以情义相系,他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跟韩当做不成战友,也要结下一份善缘。
  “这?这!只是马匹数量甚巨,我有何脸面承下这份情义,岂不是要羞愧死为兄吗?”韩当脸色为难,身躯极其急促。
  “多少匹?”张辽不加犹豫的问道。
  “三百匹啊!!!”韩当的嗓门顿时一高。
  张辽心中一震,既然都已经做出赠马之举,这个时候即便心中泣血,也只能保持自己无私赠马的形象,故作豪爽的道:“三百匹战马给你,有何不可?”
  “张郎君如此看重韩某,让我无地自容,只能厚颜接受这份馈赠,不过权当是我借你的,日后必当偿还。”韩当信誓旦旦的保证,无奈之下只能接受这份重礼。
  韩当的心底泛起了浓浓的激动之意,同时,一股计谋得逞的情绪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