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子当然是不肯说的。
  她犹豫了一会儿,小声道:
  “...忘了。“
  紫尘捏住她的小下巴,把她的脸抬起来,仔细打量。
  先前有点远,没能看的太清,如今在近处,果然发现她眼里泛着红,眼下有着淡淡乌青。
  这丫头向来在吃吃喝喝睡睡上毫无负担,鲜少会成这个样。
  他看着,眉头拧得更紧。
  “回去睡觉。”
  他道。
  团子顿时愣住,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下意识拒绝:
  “可是我已经和大家约好...”
  紫尘目光微抬,视线从羿明几人身上扫过。
  约好?
  他一把反手握住团子的手腕,拉着人就往回走。
  “今天的安排取消。”
  他的声色一如既往的淡漠,但周围几人却都莫名觉得冷了几分。
  走过羿明几人身边的时候,他们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紫尘却忽然站定。
  他个子极高,气场又强,站在几人身前,也依旧压的他们心中惴惴。
  “团子没睡好,你们不知道?”
  他冷声问道。
  都这样了,还要拽着她出去?
  羿明几人闻言,一时都是无言,虽然想辩解两句,可看到团子的确可怜兮兮的模样,又理亏的闭上了嘴。
  团子拽了拽紫尘的手:
  “我没事儿啊...是我自己坚持要出来的...“
  她只是不想一个人待着,不然总是想东想西,那个梦也一遍遍在脑海之中重演。
  但事实证明,看到紫尘以后,她心里貌似更混乱了。
  紫尘听她出声维护,胸口一堵,面上还是克制着。
  “跟我回去。”
  他没有多言,撂下这几个字以后,就拉着团子往回走。
  团子脑子里”叮“的一声,迅速捕捉到了重点。
  啊,紫尘跟着她一起回去?
  还是和以前一样哄她睡觉吗?
  这么一想,她的心情迅速阴转晴,人也乖了不少。
  “喔,好啊。“
  她咳嗽一声。
  眼看紫尘要走,刚刚上来的缪萱萱有些愣神。
  她张了张嘴:
  “紫尘,我——“
  以往每日紫尘都会检查一下她身体恢复的情况的。
  今天这...
  紫尘头也没回:
  “接下来的安排,和之前一样。“
  其实有没有他看管,都是[嘀嗒小说 www.didaxs.vip]差不多的。
  他本来也只是为了还缪真的人情,没有其他意思。
  如今瞧见小丫头没睡好,他想的就是把人拎回去,好好补一觉,哪儿还顾得上其他。
  团子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直接被带走了。
  剩下一群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良久,缪萱萱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眼神有些复杂。
  “...看来,紫尘待团子果然很好啊。”
  她隐约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只是做了噩梦,没太睡好,紫尘就亲自押着人回去休息。
  这...
  羿芙看了她一眼,笑容温和:
  “是啊。以前团子吃的用的,都是紫尘准备的,团子有时候晚上闹腾,也都是紫尘哄着睡。“
  她将碎发撩到耳后,假装没看到缪萱萱微微变的苍白的脸色,慢条斯理的说道:
  “听说紫尘为了救团子,好几次差点连命都赔上了。不过,紫尘陷入沉眠的时候,也都是团子日夜守着。所以说起来,也不是紫尘单方面的对她好,团子对他也是一样的。“
  缪萱萱唇色有点发白,整个人局促而慌乱。
  他们两个都是玥神的契约神兽,关系好是很正常的。
  她也早听过,这两位感情十分深厚。
  之前她还没太在意,可如今亲眼见了团子,才意识到好像有些不对。
  那是个娇俏明媚的少女啊。
  昨天她看紫尘对团子似乎并不是过分亲近,就稍稍放下心来,只当自己想多了。
  可今天这事儿一出——
  她不蠢。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缪萱萱心中难受,她勉强和羿芙几人打过招呼,就匆匆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那张小脸瞧着像是被霜打了一般,平白又生出几分苍白。
  等她走了,羿明才看向羿芙,不赞同的道:
  “你刚才怎么不把话说清楚?”
  羿芙眨眼:“什么话?我说的哪里不对吗?”
  羿明胸口闷疼,压低了声音:
  “紫尘以前那么待团子的时候,她还小。可是自从她长大,你看紫尘可还那么做过?”
  他们都看的清楚,团子长大后,紫尘待她,的确是不一样了。
  虽然团子自己没意识,可显然,紫尘主动划下了界限,和所有人一样,规规矩矩。
  他把她当一个真正长大的少女看。
  他不允许其他人逾矩,自己也同样恪守。
  当然,比起其他人,紫尘还是靠的最近的一个就是了。
  团子对他不设防,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打破那层无形的屏障。
  但他没有。
  尤其是这次相见,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羿芙“哦”了一声,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可今天不就又这么做了?“
  人不是刚刚被紫尘拎走么?
  羿明一噎。
  羿芙又慢悠悠道:
  “你当她昨天,是因为什么才没睡好的?”
  ......
  团子乖乖跟着紫尘回了自己的住处。
  来到门前,她想起昨晚上的事儿,下意识问道:
  “紫尘,你今天会和我一起睡的吧?”
  紫尘脚步顿住,眼皮狠狠一跳。
  这话她以前也常说,可是如今——
  他按了按眉心。
  “我就守在这。”
  团子扣着门:
  “不行,那我睡不着。你在床边看着我睡。“
  紫尘冷着脸,原本不肯答应,但迎上她可怜巴巴的样子,又忍不住心软。
  他心中无奈叹气,终于还是点头。
  团子顿时高兴起来,推门而入,飞快跑到床边,踢掉鞋子,乖乖躺好。
  一双眼睛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他。
  紫尘没抗住,还是走了过来,照例帮她盖好被子,自己坐在了另一边的椅子上。
  “睡吧。”
  团子只露出一颗小脑袋,眼巴巴的看着他,觉得眼下这境况,熟悉又陌生。
  她想了想,忍不住问道:
  “...你就这么回来了,缪萱萱的身体没问题吗?”
  紫尘摇头,漫不经心的开口:
  “那不要紧。”
  团子下意识反问:
  “那什么要紧?”
  紫尘一顿,正轻轻敲着扶手的手指一顿。
  他侧着脸,没有看她,只微微抬了抬眼皮,似乎没听见,又像是...不打算回答。
  团子将被子往上拉了拉,掩住小半张脸。
  被子下,她唇角忍不住扬了扬。
  ------题外话------
  六月的最后一天~
  更新不定时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