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笔趣阁 > 综合其他 > 农门药香:捡个相公种包子 > 第41章:鸳鸯交颈
  周杏的闺房里,三个少女躺在床上,周杏翻来覆去的看那块狐狸皮,整体雪白,只在边角处有小块的棕毛。
  “哎,说真的,你们觉得张山这个人怎样?”
  周阿娇想了想,“人挺好的,老实本分,就是——穷了点。”
  “村里除了那几家地主富户,大家不都差不多。”周杏不满的嘟嘴。
  周阿娇幽幽叹了口气,“他家里地不多,也没别的活路,养活自己还行,以后娶亲生子呢,有点难。”
  周杏撇撇嘴,“他会打猎!而且我有嫁妆,再买几亩地好了。”
  周阿娇斜睨着她,撇嘴笑道,“你都想好了,还问我们意见?”
  周杏不好意思的笑笑,戳戳身边一直很安静的少女。
  “芽芽呢,你觉得呢?”
  芽芽在翻那场大梦的记忆,可她完全没印象张山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张山上山为匪,为了救她被那几个山匪狂揍,后来卫望楚出现救了他们,然后呢?
  那时候她眼瞎了,信息太闭塞了。
  “张山,我觉得很好,人正直善良、本分可靠。”
  周阿娇摇摇头,看着两个无知少女,“无知少女,生活不是本分善良就能过的好的,穷字当头,要吃苦受累的呀。”
  说着点了点芽芽头,“郑济陈这样的条件好的不要,要选卫大夫,他家里更穷,两间茅草屋,一点薄田,还有两个拖油瓶弟弟,要供读书考试,要供盖房子娶媳妇……”
  和祝青莲斗了十几年,周阿娇受她影响很大的。
  这完全是祝青莲的思维方式。
  芽芽不吭声,卫望楚的确是穷,可他是能护住自己的人。
  周杏眉头微挑,嘴角带笑道:“这么看,张山不是比卫大夫条件还好一点点?”
  周阿娇斜睨着她,听她继续道,“都是无父无母的,可好歹张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不用去伺候兄弟了。”
  “算了吧!”
  周阿娇白了她一眼,“卫大夫好歹有一技之长,十里八村都指望他看病呢!张山种地不行,打猎完全是靠天吃饭,猎到了,饱一顿,猎不到,就得饿着。”
  周杏不乐意了,斜着眼瞪着周阿娇,“咋,咱村里就郑济陈好?那你咋不考虑嫁给他?”
  周阿娇抬手拧了她一把,“我是替你俩考虑,好不好?”
  芽芽笑着摇头,“也不是非要吃的好、住的好才幸福啊,你看我爹娘,穷日子不是过的也挺好的?”
  “就是啊,二婶腿脚不好,每日还要干活,二叔干的活更多了!可他们过不比那些地主好?”周杏附和道。
  周阿娇顿时没了言语。
  是要嫁给富人,接受他三妻四妾好,还是嫁给穷人,却守着她一心一意好?
  若是像二叔这样的,穷也就穷了。
  可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二叔?若是像爹爹这样的呢?穷,还花……
  村里的男人哪个说起爹爹纳妾祝青莲不是一脸嫉妒、言语泛酸的?
  “世上,能有几个二叔呢?”
  周杏摸着手里的狐狸毛,“这张皮子可以换好几两银子,就因为我好看,他就留给我了,我心里很欢喜。”
  周阿娇和芽芽抿唇而笑。
  “你们知道吗?若是他有很多,他给我一张,我倒不觉得怎样,可这么好成色的狐狸毛他也就一张,他就给了我了——你们明白吗?”
  周杏不知道怎么形容看到那狐狸毛时候心里的震颤。
  两位少女却都听懂了。
  “但愿他是另一个二叔吧。”
  “对了,还有,他要是偷奸耍滑的,直接娶了师傅的女儿,继承了师傅的店面家业,是不是以后吃喝不愁?”
  周杏一脸甜蜜,“可他拒绝了,宁肯放弃硝皮子的手艺,也愿意违心的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他说的?”
  周杏嘿嘿直笑,“不是,我猜的,他要是喜欢,娶了不就完了?”
  周阿娇看她笑的开心,摇摇头也没再说什么。
  芽芽觉得开心,周杏和张山真是偶然之喜了,一个率真,一个可靠,若是再互相喜欢,这不就是天赐的良缘吗?
  “哎,大伯和大哥二哥他们可不会同意你和张山……”
  周阿娇忽然想起什么,“你记得年前刘家吧?”
  周杏当然记得,刘家是来给周阿娇提亲的,那个儿子老实巴交的,一看阿娇就脸红,相看的那天,周浩安、周明智、周致远三兄弟,再加上周谭周平周俊臣周安柏四兄弟,差点没把那刘家儿子吓死,一个个脸黑的和碳似的。
  “他的条件可比张山好多了吧?虽然不算富户,可也差不多,又没有兄弟分财产,”周阿娇歪头看着周杏,“你可记得你爹当时说了啥?”
  周杏皱着眉点头,她当然记得了,当时,人才走,他爹便第一个跳出来反对,闷着脸说,“不行,这样的人家我们阿娇嫁过去不得受累吃苦?”
  当时祝青莲还想劝周致远答应,说:“这刘家的条件不错啦,好好经营经营,搞不好能弄个富户啦。”
  周浩安面无表情的说,“那说给凤翎吧!你好好经营经营!”
  一句话噎的祝青莲再无二话。
  后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张山与刘家公子相比,长得不如人家斯文,家底不如人家厚实,还父母双亡……
  周杏把狐狸毛皮子往怀里一抱,“管他呢!我死活都不嫁给别人,我爹还能拿我怎么样?”
  “小杏,我和阿娇可以给你打掩护,让你多些时候和张山大哥相处。”
  “哎,我可没说要给她打掩护啊!男女授受不亲,”周阿娇抿唇一笑,“我可不做帮凶!”
  芽芽摇摇头,道:“成亲前要多处一处,万一性格不合就赶紧换人。”
  两位少女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说的对!”周杏呲牙笑开了。
  芽芽从怀里取出一个绣杏花的荷包,绣的是花团锦簇的杏花,虽然比不得王家姑娘画的好看,看得出也是用了心了。
  “给你的……”
  周杏喜滋滋的收着,“绣工见长,快赶上你阿娇姐姐了!哎,你的呢?”
  周阿娇却忽然笑起来,从闷笑到大笑,笑起来没完,直把周杏和芽芽都笑懵了。
  “知道你少女怀春,今年给你绣的东西,哼哼哼哈哈哈……”
  玫红色的锦缎一扬,依稀是一个肚兜,借着格棱窗的阳光,慢慢看清了上面绣的东西——一对交颈鸳鸯。
  “哈哈哈……”
  “你,周阿娇,你……”
  周杏彻底羞恼成怒,翻身压着周阿娇又痒又挠,“叫你笑,叫你笑,笑死你!”
  芽芽也笑的不行,可笑着笑着,眼底倒笑出泪来。
  在那场大梦里,周阿娇当时也笑她少女怀春,也送了她这样一副鸳鸯肚兜,可最后却变成她耻辱的肚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