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座万神墓 > 第209章 大佬们的应对之法
  朋来酒楼,比之鼎盛酒楼来,也是相差无几。
  眼下,这一个“至尊贵宾”的头衔,说送就送,看似冲动。
  可实际上,他却是在无形之中、打了一波广告之余,更是再度提及菜名,让沈若辰记住了自家酒楼的招牌菜!火芯冰核莲子羹,银阶上品的玄食啊!那赚头,对朋来酒楼来说,不可谓不大。
  而对现在的沈若辰来说,却能够免费享用,何乐而不为呢?
  只要他点点头,朋来酒楼又能有一大笔进项!反正这钱,鼎盛酒楼肯定是赖不掉的……结果,沈若辰还真没让这位朋来酒楼的老板失望。
  只见这少年直接伸出闲着的左手,五指大张,一正一反的笔画了两下,“那行,再来十份!”
  对于他以秘法藏在食道中、吸收各色玄食能量的“苍龟蜥龙兽蛋”而言,玄食的品级越高、带给它的能量就越大。
  提前孵化的时间幅度,自然也就缩短的越多。
  既然眼下,赤金级的玄食难求,那么银阶上品自然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一听对方张口就来十份,朋来酒楼老板笑的跟一朵夏花儿般灿烂:“爵爷当真豪爽大气,十份,很快就送到!”
  他这边竖起大拇指说完,一扭过脸,便吩咐随从:“去,先跟冯老板把账结一下……”冯邀寒,鼎盛酒楼明面上的老板,背后更有着好些个皇亲国戚的大佬撑腰。
  别的酒楼,或许会畏其三分。
  可仅仅稍逊于它的“朋来”,以及另外几座同样有着大靠山的酒楼,却并不怎么发怵。
  冯邀寒这“寒冰伯爵”的名号,到了他们这些个同行的嘴里,也就成了“冯老板”——言外之意便是:咱们算是齐头并肩之交,你也甭想装大尾巴狼。
  冯邀寒在一旁狠的咬牙切齿,偏又无可奈何……朋来酒楼的老板开出了先河,其余的人急忙跟风!人家吃肉,自己多少也能混点汤喝喝不是?
  再说,这位沈家小侯爷的胃口如果足够大、吃光了朋来酒楼后还没饱腹的话,保不齐就轮到自己大赚特赚了呢!于是乎,那几个驰名帝都的、平日里累积消费上几千万金,都未必能拿到手的“至尊贵宾卡”,眼下是被各大酒楼老板上赶着的往沈若辰怀里塞。
  连带着,还不忘搓搓手、谄谄笑的道出自家银阶玄食招牌菜的名号。
  沈若辰的回应,更是从未让这些个酒楼老板们失望——别人是一份一份的点,都得纠结肉疼上好一阵儿。
  这位小爵爷,十份十份的点,都不带眨一下眼皮的!冯邀寒见状,脸色是越发的难看了。
  只能在心底怒骂:“小兔崽子,照这么个点法吃法,迟早得撑死你!”
  “老子等着看你爆体而亡!”
  然而,直到第二天天亮,沈若辰都没有半点要撑破肚皮的样子。
  其他各大酒楼的老板,也都硬是守着这位新结交的“财神爷”,陪他挨到了天明。
  而且,看他们眉飞色舞的样,就算再陪沈若辰挨上几个通宵,也是兴高采烈的!只要沈若辰吃得下,他们就有的赚。
  他们守在这里一天的赚头,轻轻松松就能抵得上过去酒楼里、一整年的营收了……再加之这些酒楼老板们,自身的玄修境界也都不错,抗上三五天不合眼、不吃饭,那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一晃眼,又是一天过去了。
  好些食客回家补了个觉,又跑来看好戏。
  果然,那位沈小侯爷还在大快朵颐,丝毫不知疲倦,更不知涨肚为何物!等到了这第三天傍晚时分,冯邀寒终于是扛不住了。
  他整个人都好似刚从汤锅里捞出来似得,冷汗,浇透了全身……这三天下来,鼎盛酒楼被桌上那个少年吃掉了多少个亿,已经算不大清了。
  冯邀寒只知道,酒楼亏大发了!而且,不光是他自己那一份亏了个精光。
  连其他幕后大佬们的固定资产份额,乃至于这一个季度的分红,也全都搭了进去。
  就这,仍不能阻住沈若辰继续狂吃海喝的势头……“这事发展到现在,我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抗不下、平不了的了。”
  “必须告知那几位大老板,而且,越快越好!”
  冯邀寒让心腹在此地继续盯着,他自己则急忙拨开人群,风风火火的走人。
  入夜时分,月明星高。
  冯邀寒低头在侧,堂堂伯爵,此刻却像是个犯了错、挨家长教训的孩子,被五个人围着圈儿的怒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五个人,都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而且还是位高权重的那种。
  终于,五个人骂够了,歇了口气。
  “冯邀寒,你闯下祸端、惹下的这笔账,老子日后再慢慢的跟你算!”
  而后,五人便开始谈解决办法——“且不说有‘血誓’制约,就算没有,此事已然闹的是沸沸扬扬。”
  “鼎盛酒楼若想继续经营下去,招牌就不能倒!”
  “玄食……他沈若辰能吃多少,就给他上多少。”
  “眼下是赔了血本儿了,可从长远看,只要酒楼不倒、名望不减反增,咱们今日失去的,往后还都有机会慢慢的赚回来!”
  “不错,我也是这么个意思。”
  “嗯,鼎盛酒楼,舍弃不得。”
  “寻常人倒还罢了,消费能力强的帝都豪门,十有八九都知道鼎盛背后,有我们几个在坐镇。”
  “今日若因无法履行诺言舍弃了鼎盛酒楼,这名声弄臭了,那来日,我们便是想另起炉灶,恐怕都将寸步难行!”
  初步议定后,这几位大佬们也难免心有不甘。
  一人紧紧的皱起眉头,道:“不过,这么多好处,也不能全让那小子白吞了去。”
  “既然沈端阳也在场,不如……我们托陛下写封信,劝上一劝?”
  其他人也都精明的很,一点就通,“这主意不错!”
  “你我不方便直接写信,不管是威胁还是服软,向来是油盐不进的沈端阳,怕是根本就不会搭理咱们。”
  “但,陛下出马,那就大不一样了!”
  “沈端阳八成会卖陛下一个面子,让他那个儿子适可而止的。”
  “只要能让那个大胃王少吃一天,我们就能少损失好多个亿啊!”
  “就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