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归田嫡女带锦鲤 > 第60章 失踪
  “你们快来,这里有桃子吃。”书香一听,连忙跑了过来,哇,好大的桃子,水灵灵的。她家姑娘已经摘下来了,堆在了地上。
  她又赶忙去树上看,只剩下一些青青的,看着失望的书香,卿娘抿着嘴,差点要笑出来了。
  “我们去小溪里洗一下,叶子,快过来。”她拿过了背篓盖子,翻过来将桃子放到了里面。
  桃子洗干净了,书香要叫少爷回来吃,卿娘想着半天没看见了,便让她和叶子分开去叫。
  可书香往前走了好长一段,又大声的叫着,文瑾他们都没回音。卿娘也有些急了,往另一边去了,大声呼喊着。
  后来索性叫起了黑背,可是统统都没反应。想到大彪,她心里略定,可他们到底跑去了哪里?
  刚才光顾着挖药材了,并没看到他们往那个方向走的,只好在原地等着了,否则很容易走散的。
  书香和叶子的声音已经嘶哑了,卿娘赶紧叫住了她们。
  “不要喊了,要在附近早听到了,肯定是走远了,他们有黑背呢,狗是认得路的。”
  正着急呢,只见一条黑影窜了回来,正是刚才还念叨的黑背,它咬着卿娘的裤角就往前拉,这是要带她们去哪?
  此刻谁也顾不上累了,跟着黑背就往前跑,穿过了很长一段小路,还有特别陡峭的悬崖,几人爬的特别狼狈,好在都走过来了,他们到底在哪呀?卿娘的心开始沉重起来,可惜黑背不会说话。
  突然,前面一道影子闪了一下,那是大彪!她一下子放了心,要是弟弟有事,大彪不会这么淡定,明显是为她引路呢。
  很快,她们的脚前面有个大洞,黑背往里面叫着。
  “文瑾,你在里面吗?”
  “姐,是你吗?我姐来接咱们了!我在底下,我们三个都在里面!”
  好吧,听着中气十足的样子,应该是没有受伤。她往下一看,三个小脑袋向上望着,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底下都是软草,我们没摔伤!”
  这个洞口在一个坡底下,看位置非常隐蔽,他们是怎么摔下去的?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她看了下旁边,有很多藤条。
  “好好等着,我们砍藤条拉你们上来。”
  “姐,你别着急,这里面像是住过人的,还有装水的陶罐呢。”呃,难道是寻到高人的洞穴了?卿娘一下子兴奋起来,忙向底下喊话:
  “文瑾,你们别乱走乱动,姐姐下来看看,”
  “姑娘,这太危险了,还是奴婢下去吧,”书香赶紧拉着她。
  “你跟叶子在上面,我绑着藤条下去,放心吧,一定没事的。”探险的事,怎么可以没有自己呢。
  藤条一头绑在大树上,另一头系在了卿娘的腰上,她慢慢顺着洞壁爬了下去,洞也不算深,卿娘踩到地上觉得软乎乎的,原来是一堆稻草。
  “姐,我们刚才就是摔到了这里,所以都没受伤。”文瑾不光没有害怕,还透着点小兴奋,叽瓜的跟她说着。
  卿娘没功夫搭理他,赶紧四处去看,可看了半天,心里是大失所望啊,这里根本不像高人洞府!倒是像是个窝点,干草为证,不久前肯定有人藏身于此,再数数草堆,人数还不少呢!
  还有那几个蓄水的瓦罐,两个小泥炉,一块木板。都能证明这里还做过饭!
  难道是逃犯的藏身之处?一般猎人很少群体行动。
  “你们怎么会摔下来?”
  “是我,脚一滑从上面滚了下来,少爷和柏哥为了拉我,也被带下来了,就直接滚到了这个洞里。”小柱有些懊恼,如果不是他,他们也不会出事。
  “你掉下来的时候,洞口盖的有树枝吧,这里不应该是正常进出的口,咱们再找找出路。”刚才她看到地上有很多干树枝。
  “那些树枝太不结实了,除了这个洞口,没有能出去的路,我们刚才都找遍了!”文瑾生怕姐姐不信他。
  四壁都很光滑,哪里能够出去呢?
  “再找一找,一定有路的。”卿娘以她两世的经验,天窗绝对不可能是正常路径啊!
  仔细搜寻下,果然有了发现,有个地方被石头从外面堵上了。
  费了半天劲,几人合力才把它推开,出去一看,是条细细的甬道,曲里拐弯的走了一会,发现了一个洞口。
  外面还是在山窝里,可是洞口外不远处,竟然有一条小道,最为诡异的是,上面有很多的马蹄印,骑马的只有两种人,不是边军就是北漠人!
  卿娘敏感的觉得,这个洞不简单,难道是北漠人打尖的地方?
  她又进去仔细看了一圈,觉得瓦罐的样式跟自家的不像。
  “姐,草底下有羊皮子呢。”文瑾扒开了一堆草,有了新的发现。
  “咱们把洞口原样封上,绑着藤条上吧,这里很奇怪,得赶紧回去找人。”
  北漠人要是到村子里,那他们可就遭殃了。这个发现,让卿娘惊起了一身冷汗。
  这个事找里长他们,还不如直接找司修!回到家将情况跟姜师傅一说,他也觉得事关重大,可家里的骡车都走了,好在还有几头驴子,姜师傅便骑了一头,往杨岭村去了。
  玄一听他说了情况,忙问了那洞的位置,姜师傅也只能说出个大概方位,玄一略一沉吟,派了人去找司修。
  “等我们头来了,估计还得麻烦你领个路,如果北漠人真到了后山,苏家村乃至葫芦镇就很危险了。”
  姜师傅跟北漠交战十几年,对他们的凶残非常了解,当下便表态,只要能用得上他,自己绝对全力配合。
  可就在当天晚上,卿娘突然被大彪给叫醒了,它在后院门外发出了长啸。卿娘才想起来,没把它收回空间。
  被叫醒的不光是卿娘,嬷嬷和书香也都起来了,惊魂不定的拉着卿娘,坚决不让她过去。
  “嬷嬷,不瞒你说,这头老虎救过我,我们是认识的,我得去看看,它到底怎么了?”
  那两个无奈,只好战战兢兢的跟着她,后门一打开,血迹斑斑的大彪卧在外面,它身中数箭,见到她呜咽起来,并让她看身上的利箭,这是被人伤了?可是在这里她如何救治?
  “嬷嬷,你带着书香去烧点热水,我要替它擦擦。”嬷嬷开始不肯,只让书香去,看卿娘沉了脸,才万般不愿的走了,她们刚一拐弯,卿娘便将大彪收进了空间。
  自己也转身往内室去了,路过厨房的时候,告诉她们老虎走了。嬷嬷和书香面面相觑,还专门跑去了后院,果然连根虎毛都没了。
  ”阿弥陀佛,走了就好。书香,今晚咱们都睡得警醒些,可别让姑娘自己出去了。”
  卿娘回到内室,将门插好,便急忙回到空间,只见大彪已经跳进了小溪里,估计溪水能让它减轻痛苦吧。
  “你被谁人伤的?快出来,我得将这些箭拔了。”她拿了两只大参王,给大彪吃下,都说这个能续命,老虎的命应该也行吧。
  箭矢拔了出来,还好,里面并没有倒钩,大彪痛的狂叫着,卿娘又找了好些草药替它敷了。
  现在所有的线索,都在这些箭上了。她突然想到,大彪就在后山,射箭人一定也在后山啊!!!
  “那些人是不是满脸胡须,骑着大马,身上衣衫与我不同?”大彪猛然的点着头,都对,都对啊。
  糟了,肯定是北漠人到了后山!再看箭矢,她虽然没见过大安军队里的,这些明显粗大一些,不像大安的铁器那么精致。
  想到这里,她拍了拍大彪,闪身出了空间,迅速的穿好了衣服,她得立刻将这个消息告诉叔祖,由他老人家做个判断。
  听到卿娘开门的声音,嬷嬷立即爬了起来,几步窜到了她的门前。
  “姑娘,太晚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嬷嬷,此事万分火急,你现在就把家里人都叫起来,让李大随我去叔祖家,你们将细软收拾了,看着瑾弟,等我回来。”
  嬷嬷不知发生了什么,可看着卿娘的表情,也知道有大事发生,连忙表示,她也要跟着,家里由书香带人收拾,细软也是书香在管着。
  卿娘没功夫跟她掰扯,叫上了李大,三人就往叔祖家去了。
  “谁呀?来了,来了,别敲了!”大堂叔嘟嘟囔囔的出来开门,一见卿娘愣住了。
  “卿,卿姐儿,你怎么来了?这是出什么事了?”
  “开山叔,我找叔祖有急事,你们也一起来听听吧。”看她说的急切,苏开山没敢怠慢,赶紧跑到了正房外呼叫他爹,说是卿姐儿来了。
  “这些箭是从哪里来的,这上面的血是谁的?”
  “叔祖,您容我有个秘密,您能看出这些箭是何人所有吗?猎户?边军?还是……”没待她说完,苏运福便斩钉截铁的说:
  “这是北漠那边的利箭,咱们大安的箭要尖细一些!你到底是从何处所得?”他知道这个侄孙女与边军走的近,猜想着,是不是她的朋友遇险了?
  “这些箭的主人已经在咱们的后山上了!叔祖,如果您说的不错,咱们苏家村要大难临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