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周仙吏 > 第44章 妖邪作祟
  夺人魂魄修炼的是邪修,修行界人人得而诛之,连第六境洞玄修为的邪修都难逃一死,更何况是他一个小小的捕快?
  李慕看着老王,无奈道:“你就不能整点大周律法之外的捷径?”
  老王挠了挠头发稀疏的脑袋,说道:“让我猜猜,你是不是炼化伏矢,吞贼,或者是除秽的时候,发现没有炼化尸狗和雀阴那么容易?”
  李慕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老王并不知道他七魄尽失,现在要做的是凝魄而不是炼魄,但他猜的,差不多就是李慕现在面临的困境。
  老王呵呵一笑,说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老头我虽然没有修行过,但你们修道的,哪个不是这么过来的,这些年衙门里面的修行者来一波走一波,我见的多了,要说炼化这三个逆魄,还真有律法外的捷径……”
  李慕连忙问道:“什么捷径?”
  老王虽然没有修行过,但活的够久,见的够多,要论修行上的事情,恐怕他比李清还要清楚。
  “人的魄你不能夺,难道还不能夺妖的魄?”老王给了他一个眼神,说道:“你以为道门各宗那些入世的弟子,到处斩妖除魔,真的是闲着没事干吗,杀了那些妖物之后,顺便抽魂取魄,再加以炼化,岂不是比自己老老实实修行快得多?”
  老王说的,固然是加快修行速度的方法,但在李慕看来,夺妖魂魄,和夺人魂魄,没有太大的区别。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人分好人坏人,妖也有善妖恶妖,为了自己修行,去杀妖取魄的人,和为了增长道行,去杀人夺魂的妖,又有什么分别?”
  “我又没有让你去杀好妖……”老王瞥了他一眼,说道:“你可以去杀那些作恶多端的恶妖,取它们的魄,既能为民除害,又能助自己修行,何乐而不为?”
  李慕笑了笑,轻轻摇头。
  老王诧异道:“你不想走捷径了?”
  李慕脑海中浮现出李清的告诫,说道:“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这世上本没有邪修,有的只是想走捷径的修行者,或许他们一开始想的,也是诛杀恶妖,为民除害的同时,助自己修行,但习惯了这种捷径之后,他们便再也无法忍受寻常的修行速度,逐渐的将手伸向并未害过人的妖物,甚至是人,这是一条不归路……”
  “你这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死脑筋。”老王摇了摇头,叹息说道:“修行之道,本就是逆天而行,你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要适应这条路上的规则……”
  李慕问道:“这条路的规则是什么?”
  老王咧嘴一笑:“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弱肉强食,仅此而已……”
  ……
  老王的话其实并没有错,他在县衙几十年,见过太多的人,太多的事,见识自然不是李慕能比的。
  李慕只是想起了李清对他的告诫,修行之路,若只想寻找捷径,最终只会害人害己。
  他走出值房,看到李清双手抱剑,靠在走廊的柱子上。
  李慕愣了一下,“头儿……”
  李清舒了口气,说道:“我原本担心,太早的接触到修行捷径,很有可能会让你误入歧途,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她看着李慕,说道:“跟我来吧。”
  李慕跟着她走进值房,李清转过身,说道:“把手给我。”
  李慕犹豫了一瞬,缓缓伸出手。
  李清忽然握住了他的手,李慕疑惑间,却感受到一股精纯的力量,从她的手心,涌进了他的身体。
  那股力量进入李慕的身体之后,他体内原本如坚冰一般难以炼化的怒情,在下一瞬间,冰消雪融,彻底隐没在了他的身体里,这代表着,他体内积攒的怒情,已经全部炼化。
  李清轻声道:“上次回宗门的路上,我斩杀了一只残害百姓的蜈蚣精,抽取了它的魄力,魄生于情,情融于魄,很多道门修行者,都会用这样的方法,炼化伏矢,吞贼,除秽这三个难以炼化的逆魄,但那些心志不坚定者,很有可能会从此走上歧途,因此我才没有告诉你这些……”
  她看着李慕,说道:“斩妖除魔本没有错,只要你能坚持本心,修行时走些捷径,不是坏事。”
  李慕这才明白李清的用心良苦,微微一笑,说道:“头儿放心,你上次说的话,我会一直记着。”
  只是可惜了那只蜥蜴精的本体,被李慕一道雷霆劈成了焦炭,七魄也在那一瞬间消散了。
  “李慕……”
  张山从门外走进来,看到李慕和李清牵在一起的手,愣了一瞬之后,面不改色,继续说道:“李慕,快帮我吹吹眼睛,我眼睛好像进沙子了,现在什么都看不到……”
  值房里罕见的安静,落针可闻,直到李清离开之后,张山才飞快的走过来,震惊问道:“李慕,你刚才在和头儿干什么?”
  “修行。”李慕早就想好了说辞,“头儿在助我修行,否则,半年后,你还得替我收尸。”
  张山闻言一喜,问道:“你有救了?”
  李慕道:“有希望。”
  “太好了!”张山搓了搓手,说道:“要不我们赌两把庆祝庆祝?”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你去和老王玩吧,我还有点事……”
  张山挠了挠脑袋,不解道:“前几天比我还喜欢赌,现在怎么又变了,男人果然都是善变的……”
  李慕不想和他赌,张山也没有去找老王,毕竟他赌钱是为了赢,不是为了输。
  李慕走出值房,再次来到了老王这里。
  老王正在看书,抬头瞥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想通了,要不要我帮你查查,最近哪里有妖物作祟?”
  李慕摇头道:“没有,我向你打听个人。”
  他想起上次和苏禾分开时,苏禾让他帮忙查一个人,李慕本想让老王帮忙在户房查一查,但转念一想,苏禾说,那位名叫崔明的男子,二十年前,曾经做过阳丘县令,老王在县衙不止二十年,应该对那位县令有些印象。
  老王淡淡问道:“什么人?”
  李慕道:“崔明,二十年前,曾经做过阳丘县令。”
  “二十年前,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想想……”老王半眯着眼睛,似乎是在思考,许久许久,就在李慕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老王忽然睁开眼睛,说道:“想起来了,是有崔明这个人,只不过,他在阳丘县,只做了半年县令,就调任离开了……”
  李慕问道:“调任去了哪里?”
  老王眼睛再次眯起,不确信道:“九江郡,玉山郡,还是云台郡,记不清了,反正是升官了,我记得他好像是娶了哪个郡守的女儿……”
  李慕不知道苏禾和这个崔明是什么关系,不过他本来就是帮她打听消息的,打听到了,他的任务也便完成了。
  和老王打了一声招呼,正准备离开时,又被老王叫住。
  老王挠了挠头,说道:“张家村又有两名百姓家的鸡被什么东西咬死了,全身血液被吸干,应该是妖物作祟,韩哲请了假,县衙只有清姑娘有空,要不你们去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类修行有捷径,妖物也有。
  它们可以通过吸食活物的精血,炼化血气之后,增长自己的道行,不过,懂得吸血修行的妖物,至少也是塑胎境界,灵智已经与普通人类相差无几,知道吸人血修行是大忌,虽然道行增加更快,但死的也更快,大周朝廷对于这种妖物,从来都是赶尽杀绝的。
  不敢去吸食活人血液,便只能吸一些家禽家畜的,这样即便百姓报案,衙门也不会太过重视。
  李慕出了衙门,在街上找到李清,说清楚案情之后,两人便出了县城,往张家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