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洞螟 > 第五百六十二节 魂箭与毫无办法
  如果那降府高阶修士为防师弋感应到他的位置,而不对精神战场进行破坏的话。
  那么,其人也只能在师弋布置的环境之下行动。
  如此一次,师弋想要摆脱对方将会更加的容易。
  毕竟,师弋作为精神战场的构建者。
  对于这里的通路和陷阱,远比对方清楚的多。
  …………
  另一边,胖啾和降府高阶女修的战斗仍在继续。
  只见变成为凤凰形态胖啾轻啼一声,那带着焰色的翅膀,朝着降府高阶女修猛得一扇。
  一连串的火球如雨一般,朝着对手快速的砸了过去。
  不过,当这些火球在接触到,降府高阶女修那苍蓝色的法华之后。
  就如同被那法华吸收了一般,根本掀不起半点涟漪。
  高阶不愧为修真界的顶尖战力,仅仅只是一个法华,就能够使得胖啾所释放的烈焰,完全无法发挥作用。
  而这就是法华所独有的,免疫五行之力的一面。
  不要说火焰了,甚至是报身能力这种流派特性的显化,也同样无法影响到法华一丝一毫。
  但凡是五行力量皆是如此,这就是法华的霸道之处。
  之前师弋对战高阶修士之时,每次都是以锻体实力强压为主。
  看似战果斐然,但更多的也是被逼无奈。
  也只有这种硬碰硬的战斗方式,才能打碎高阶修士的法华。
  当然,师弋的状况还算是好的。
  至少,师弋还能通过自身不俗的锻体实力,去硬刚高阶修士的法华。
  如果是一般的五行类修士的话,即便高阶修士不使用,神识冲击之类的秒杀手段。
  仅仅只是升起法华,站在那里任由中阶修士攻击,对手都不见得能击破这层防御。
  想一想,那该是多么令人心生绝望的一件事。
  正常来说,类似胖啾这种火属性灵兽。
  对上高阶修士会同样面临,上述这种无法破防的窘境。
  可是,如今眼前的这名降府高阶女修。
  在面临胖啾所释放的火雨之后,其人却又不得不奋力躲避。
  虽然其人可以在法华的保护之下,完全做到无视这些火焰的地步。
  但是,法华也仅仅只能保护她自己而已。
  此时,这名降府高阶女修的手上。
  可还拖拽着她那个,已经陷入假死状态的同门呢。
  假死状态之下肉身形同死亡,全身上下完全没有任何,抵抗攻击的能力。
  在这种情况之下,未免这同门被火雨击中,这降府高阶女修也只能尽力去躲避。
  胖啾虽然是兽而非人,但是它的智力一点也不比人类差。
  眼见释放的火焰完全无法影响到,那名降府高阶女修。
  胖啾就将主要的攻击目标放在了,其人拖拽的那名同门之上。
  而在这不断的腾挪移动之中,原本就受伤颇重的降府高阶女修,也已然有些吃不消了。
  其人知道继续这样被动挨打完全不行,再这样耗下去的话,她真的有可能重伤不治。
  介时,死的可就不是她一个人了。
  连她手上拉着的这名同门,也会一同死去。
  一念及此,这名降府高阶女修开始想要反击。
  她准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同样的方式攻击对方的弱点。
  之前这名降府高阶女修看到了,这凤凰灵兽的主人被它驮在了背上。
  于是,其人一边躲避着胖啾所释放的火焰,一边慢慢的调整着位置。
  在其人将身位完全挪到胖啾的上方之后,师弋陷入假死状态的肉身直接就暴露在了她的眼前。
  这名降府高阶女修看到目标之后,其人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冷笑。
  下一刻,其人没有再继续躲避攻击。
  而是在手上快速的,凝聚出了一支白色小箭。
  别看这支箭矢只有巴掌大小,但它却是由人类的魂魄残渣,所凝聚而成的。
  对于其他东西这支魂箭的威力,只能说是中规中矩。
  然而,一旦以人类为目标,这魂箭将能爆发出绝强的杀伤力。
  而这就是其人将要用来,致对手于死地的手段了。
  下一刻,这支魂箭嗖的一下就飞了出去,目标直指位于胖啾背上的师弋。
  接着,这支魂箭就如同长了眼睛一般。
  直接飞到了胖啾的背上,并精确无比的从师弋的耳朵当中钻了进入。
  在从耳朵钻入大脑之后,这魂箭果然展现出了它强大的杀伤力。
  伴随着剧烈的爆炸,这魂魄残渣所凝聚而出的箭矢,直接将师弋的头骨炸开了三分之一。
  亲眼目睹了魂箭的威力,那降府高阶女修不由得有些心满意足。
  在其人看来,这一击已经达到了必杀的效果。
  头部遭受到破坏,一般人唯有死亡一途。
  如果肉身彻底陷入死亡,另一边被拖入魂战之内的神念,也自当不复存在。
  如此一来,魂战能力就会结束。
  那么她陷入假死的同门,就能够快速的恢复过来。
  没有了同门的拖累,在法华的保护之下,她根本就不必去躲避胖啾的火焰。
  如今的这种窘境,顷刻之间就能够解除。
  到时候合二人之力,想要拿下眼前的这只凤凰灵兽,那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
  自认为师弋必死无疑的降府高阶女修,自然不会再去关注一具尸体。
  其人根本就没有发现,师弋原本破碎的头颅,正在以极其夸张的速度进行着修复。
  在这名降府高阶女修不断地躲避着胖啾的攻击,可是左等右等都不见她那同门转醒过来。
  这时,其人才意识到了不对。
  当她再次看到胖啾背上的尸体之后,其人不由得大吃一惊。
  因为此时师弋头部的伤势,已经变得完好如初了,哪里还有半点破裂的痕迹。
  那女修眼见如此,不信邪的又一次动用魂箭直击师弋的头部。
  可是,在三苗氏血脉无视头部弱点的能力作用下。
  无论头部受到怎样的伤势,顷刻之间血脉能力就能够将之恢复。
  所以,这魂箭的攻击注定只是徒劳。
  这降府高阶女修眼见攻击不成,于是直接将魂箭射向了师弋的后背。
  原本其人是想要用魂箭,攻击师弋的心脏的。
  可惜,师弋的肉身是趴在胖啾背上的,其人根本攻击不到。
  而以师弋的肉身强度,只要不是攻击耳朵之类的弱点,是很难以一击对师弋造成致命伤害的。
  果然,这支飞向师弋背部的魂箭尽管威力惊人,但是也只炸开师弋的一层皮肉而已。
  以师弋海量精血的加持,这种伤势顷刻之间就能够恢复。
  这降府高阶女修尝试攻击了几次,无法奈何师弋不说。
  反而因为专注释放魂箭进行攻击的关系,在躲避攻击方面就无法兼顾的那么周全了。
  胖啾趁机释放火焰,打中那名假死状态高阶修士好几次。
  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即便是高阶修士,也不能无视胖啾的火焰。
  在胖啾接连的火焰灼烧之下,其人的身体有多处已经完全被烧焦了。
  相信再来那么几次,不等师弋的身体出问题,对方就要率先死在胖啾火焰之下了。
  那降府高阶女修显然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原本拖着重伤之躯,其人并不想要动用法身能力的。
  可是到了现在这一步,已经容不得她顾虑那么多了。
  想到这里,那降府高阶女修直接进入了法身状态。
  接着,其人就操纵着神识触手,对着师弋袭击而去。
  然而,这一次其人注定无法得逞。
  只见在那神识触手将要袭击师弋的那一刻,师弋身体之上原本已经消失了的光罩再次浮现而出,直接将那些妄图抓取师弋的神识触手挡了下来。
  师弋原本就意识到了降府修士魂战能力的问题,既然安排了胖啾作为后援,又怎么可能不考虑外围敌人的法身问题。
  巫器原本就拥有,存储血脉之力的功能。
  否则,这件巫器也不可能经历了百万年的岁月,一直隔绝着女丑之尸上面的热力。
  师弋自问凭借自身的血脉之力,无法做到让这件巫器运转百万年。
  但是,多运转个一时半刻还是没有问题的。
  在师弋被魂战能力拉入战场之时,可不会主动去关闭这件巫器。
  所以,巫器是一直处于运转之中的。
  只是为了降低消耗,所以处于了一种隐没的状态。
  如今,突然遭遇了神识触手的攻击,自然是再次显现了出来。
  那降府高阶女修从来没有想到过,想要杀死一个形同尸体,完全无法行动的人居然有这么难。
  眼见神识触手没有效果,这降府高阶女修不得不转头,以神识触手攻击胖啾。
  而拥有回溯能力的胖啾,只要守住回溯原点,可以说不惧任何形似的攻击。
  在神识触手的攻击之下,胖啾瞬间消失,然后又快速的从恒古石之内飞出来,神识触手根本就拿它毫无办法。
  那降府高阶女修见此,也不禁有些投鼠忌器。
  就这样,在胖啾的穷追猛打之下,对方在躲避之中伤势逐渐恶化。
  其人知道如果在这样下去的话,她自己的性命将很难保全。
  一念及此,这名降府高阶女修便松开了她的那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