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笔趣阁 > 穿越架空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 第六十五章 观自在菩萨
  李鸿儒觉得遭遇了人生中的一次大危机。
  此时看似歌舞升平,诸多演法顺利进行,但他就是砧板上的一条鱼。
  长安城人海茫茫,他也没想到还能近距离再遇到李淳风这种大佬。
  而且他此时还没有做提前的准备,脸蛋与平常没多少区别。
  此时便是扯着衣服一角挡脸都不管用。
  他的老师王福畴果然是根搅屎棍,搅得别人难受,也搅得李鸿儒难受。
  作为泾河龙王的带路党,他与李淳风直接碰过面。
  周围个个都是大佬,他想学祝展鹏的手段都学不来。
  只要李淳风一声高喊,必然有人将他拿下,连王福畴都保不住他。
  “李台正,上午好啊!”
  李鸿儒讪讪一笑。
  坐在前方还要往后看,李淳风这是闲得没事干。
  正常人观看盛会都是抬头向前望,哪里会一直盯着后方。
  在见得李淳风之初,他就保持了随时低头躲避目光探视的准备,但没想到王福畴能将他脑袋硬生生托起来。
  李鸿儒一脸的幽怨,觉得这位老师对学生真心好,但也真心坑学生。
  他此时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跟随二师兄同赴黄泉。
  “你很好,我很不好!”
  李淳风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
  他看着脸带得意的王福畴,又看着一脸忐忑的李鸿儒,嘴里吭哧了一句。
  王福畴喜著书,少有直接干预正常的教学,更无须说带人来增长见识。
  看这小伙的模样,也不知道哪里得了造化,被王福畴收入了门下。
  他念头不断转动,眼中异色不断,这让李鸿儒尬笑中一颗心忽上忽下。
  “你欠我一个人情!”
  半响,李淳风才盯着李鸿儒嘿嘿笑了一声。
  这让李鸿儒一颗心终于收了回去,使劲点头同意了下来。
  欠人情就欠人情。
  总比他身体欠个脑袋要强。
  “明明是这个牛鼻子老道……嗯~”
  王福畴何等敏锐,迅速就感觉出了事情的不对劲。
  近期诸多事情在他脑海中运转,他隐约猜测到了什么,但一时又难于确定下来。
  王福畴的目光在李淳风和李鸿儒身上看来看去,他最终决定不在两人之间添乱。
  看这两人的小模样,这显然是认识,还有着一些交际。
  李鸿儒大概是被李淳风抓了把柄。
  王福畴有点后悔将李鸿儒揪出来了。
  明明李淳风欠了一首‘镇观星楼’诗词的人情,但现在落到李鸿儒欠人情,这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他本还想探探李淳风的口气,结个善缘,让李鸿儒以后套对方一些东西。
  没想到反而是李淳风占据了上风,这是狼没套着,孩子还丢了。
  “这死牛鼻子定然会来算计我!”
  看着李淳风得意洋洋的回过头去,王福畴闷闷的低骂了一声。
  他心中有事,接下来没有讲解场上演示的道法。
  李鸿儒亦是抿抿嘴,只能盯着前方自行观看。
  “阿弥陀佛!”
  待得道士们演法完毕,一声佛号的唱响,诸多光头齐齐上来,这才将王福畴唤醒。
  声声佛号中,和尚们开始诵经,脑袋上的光芒愈盛。
  隐隐约约,一些和尚背后已经有一轮大日光环透出,与光溜溜的脑袋相互辉映。
  若是执着于观看,便会亮得人眼睛生疼。
  “这是释家的观想法,可以借助到佛陀力量,道家也有类似的请神上身术”王福畴解释道:“据说心思越透彻,所能观想到的佛陀等阶便会越高,相应也有更强的佛法力量。”
  “他们每日拜佛诵佛,强化了与某位佛陀的联系,也就能借助到佛陀更强的力量,甚至于引导佛陀化身降临。”
  “这种力量能让他们更早的触摸到修炼的门槛,甚至于凝聚舍利。”
  “佛法力量降龙伏虎,威能极强,舍利可单修术法,也能凝聚武魂。”
  “只是他们两样都想有,又过于借助佛陀力量,导致两样也都难以踏入上乘水准,每日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苦修。”
  王福畴虽是儒家的立场,但他话语点评亦是公道。
  便是前方的李淳风也点了点头示意赞同。
  佛教曾经盛行,但屡被打压,而后进入衰退,又留下了部分传承。
  这是大唐中可能出现的第三股力量,再度发展到如今,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规模。
  诸多人调侃时也带着戒心。
  “咦!”
  介绍之时,王福畴轻咦了一声,凝眉之时已经将元神显化而出。
  在他的视野中,场中的和尚们已经化成了另外一幅模样。
  数人脑后佛光环绕,又有人身体有着隐隐约约之感。
  这是祈愿时导致佛陀分身降临。
  “是陈祎!”
  李鸿儒亦是低声说了一句。
  和尚们身披袈裟,又穿戴着相近的僧衣,个个脑袋上光亮无比。
  饶是李鸿儒有过观看,也将陈祎这个熟人漏了过去。
  对方喝破了夜魔衍施法,又在大理寺作证,免了李家一场麻烦。
  李鸿儒对这个正直的和尚印象相当不错,一扫夜魔衍等僧人强行化缘带来的恶感。
  此时,陈祎身上白衣飘飘,肃穆的神情开始转向柔和。
  一道身影慢慢在他身体后透了出来。
  这是一个身穿白色法袍的女佛陀,周身诸多白色绸带飘荡,显得身段飘逸无比。
  她长像端庄高雅又慈眉善目,让人看去生不出丝毫邪念。
  女佛陀手持净瓶,脑后一团明月浮出,嘴角喃喃,彷佛在念动佛语,又彷佛在低声叙说。
  “是观自在菩萨,灵山秘境有名的菩萨,经常化身出来做一些好事,长安亦有她的寺庙。”
  王福畴则是道破了陈祎观想到的佛陀名讳。
  菩萨是佛家用语,属于佛陀,但又较之普通佛陀层次要更高。
  那菩萨手指轻拂,净瓶中一株杨柳顿时显出。
  她取杨柳在净瓶中沾了沾水,随手挥洒了出来。
  方圆百丈顿时下起了蒙蒙的光雨。
  李鸿儒只觉身体一轻,体内彷佛被除晦了一般,浑身舒爽无比。
  食铁妖兽的妖力带来的排斥感瞬间便镇压了下去,驯服得妥妥帖帖,此时难以影响到身体分毫。
  “她元神术法竟是如此高超!”
  王福畴说上一句,顿时沉默了下来。
  以一道元神分身施法,影响范围宽广,又涉及到多人,还雨露均沾,让人个个舒坦。
  这种术法的控制已经出神入化,是他难以想象的水准。
  即便他这种‘独尊儒术’者,不由也有了几分羡慕之意。
  “善!”
  端坐在龙椅上的唐皇回了一句,还起身双手合十回了一礼。
  李鸿儒敏锐的发现,数十米外的唐皇身上似乎有着一层黑光缠绕。
  那是他天眼此前并未查看到的色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