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家艺人太没上进心了 > 第九十章 迪拜刀法 (第四更 求月票求订阅)
  四季小区,
  杨北在家里翻看着企鹅音乐上的评论。
  每个人都有自己所经历的故事,听到同一首歌,不同的人会生出不同的感慨。
  可能是因为《美好的生活》的缘故,四首歌里,目前收听量最多的是《山外小楼夜听雨》,杨北点进《山外小楼夜听雨》,看起了网友们的评论。
  “不是第一次听了,但听起来还是这么好听!”
  “卧槽,我第一次听这首歌是[天天小说网 www.ttzww.co]在看《美好的生活》的时候,当时听完这首歌,我差点就直奔湘西去了。”
  “好怀念啊,我的青春。”
  “记得我上大学那会儿,和男朋友最喜欢的就是在公园里听雨,一晃眼,都过去八年了。”
  “我以前在魔都送外卖的时候,每天都会在胡同口遇到一个穿淡黄色裙子的女孩,不知道现在她怎么样了?”
  “看到你们都这么文艺,我也要抒发一下我的情感。大海啊,你都是水,蛤蟆,你四条腿。”
  “......”
  杨北看着歌的评论区,感觉像在看着故事汇。
  人与人之间的悲欢并不相同,或许写出这些评论的人是感情澎湃的,希望能够在网上得到其他人的认同,但说实话,杨北确实没什么情绪上的波动,甚至有一点想笑。
  又往下滑了滑,看到两个很奇葩的评论。
  一个ID名叫【钟晓芹】的女听众发了这么一条很文青的评论,
  “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
  无人与我捻熄灯,无人共我书半生。
  无人陪我夜已深,无人与我把酒分。
  无人拭我相思泪,无人梦我与前尘。
  无人陪我顾星辰,无人醒我茶已冷。
  无人听我述衷肠,无人解我心头梦。
  无人拘我言中泪,无人愁我独行路。
  回首向来萧瑟处,无人等在灯火阑珊处。”
  杨北看完嘴角忍不住扯了扯,这一定是个感情经历很丰富的听众吧,从她的评论里,杨北觉得她比自己这个写歌的,感情更加饱满。
  而下面,另一条男听众的回复,则更让杨北酸的牙花子疼。
  “愿与执手立黄昏,愿与品茗粥尚温。
  愿与添香捻熄灯,愿与捧卷书半生。
  愿与剪烛夜已深,愿与对弈把酒分。
  愿与叠袖相拭泪,愿与入梦共前尘。
  愿与赏月顾星辰,愿与烹茶清未冷。
  愿与静听诉衷肠,愿与话君心头梦。
  愿与解语心中泪,愿与共行天下路。
  回首灯火阑珊处,那人一如初见立中宵。”
  看完这个评论,杨北忍不住放下手机,默默的鼓了鼓掌,“好,舔的真好!”
  下面,还有很多网友留言,多是赞美之词。
  当高芒开门进来的时候,便看到杨北正对着手机傻笑。
  把包放在桌子上,高芒走到杨北对面坐了下来,疑惑道:“你笑什么呢?”
  “我笑了吗?”杨北抬手摸了摸脸。
  高芒点了点头,“你明明在笑,和谁聊天呢?这么开心?”
  高芒狐疑的看了一眼杨北的手机。
  杨北恍然,可能刚才自己看歌曲评论的时候,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在笑。
  杨北把刚才看到的那两段挺有意思的评论找出来递给高芒,“可能是这个,你看看怎么样?”
  高芒接过手机看了看,倒吸一口凉气,搓了搓胳膊,“有点尬啊。”
  说完,高芒也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她记得以前上高中那会儿,也经常会有这么多愁善感的时候,后来家里出现变故,被现实打击的她根本没有时间再去悲春伤秋了。
  把手机递给杨北,道:“我刚才上楼的时候,看了一下你在斗音星耀榜上的排名,已经前五了,啧啧。”
  中午的时候,看到杨北四首歌都登上了企鹅音乐的新歌榜,高芒就知道这次稳了。
  只是原想着,大概得到明天才能看到具体的效果,没想到,今天下午就看到了,还是直接跳过第六名,从第七名提升到了第五名。
  距离“最佳网红”结束,还有一周的时间,如果这中间不出什么意外,不说拿到“最佳网红”,进入前三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杨北点头道:“看了,没想到企鹅音乐反哺的流量这么大。”
  高芒笑道:“这可是企鹅啊,用户体量都是用亿来计算的,流量当然大。”
  顿了一下,高芒道:“等着吧,虽说你现在进入三线艺人前列,排名再想提升,难度要很大,但企鹅音乐和斗音的双层加成,明天进入三线艺人前一百绝对是没问题的。”
  杨北笑了笑,“这样最好。”
  最近杨北仔细了解了一下艺人等级的排名,这次流量、热度、作品都有了,高芒说的进入前一百,定的目标可以说很保守了,杨北觉得,明天或许会有一个惊喜。
  高芒心情也很好,昨天对杨北的恼火,也被今天的喜讯冲淡了许多。
  “有没有水?下午没怎么喝水,有点渴了。”高芒道。
  杨北点了点头,“有的,你等一下,我去拿。”
  说完,杨北站起身走进厨房,把热水壶拿了出来。
  看到杨北拎着热水壶,高芒脸色一垮,皱了皱鼻子,无语道:“你这儿没有矿泉水吗?这么热,怎么喝?”
  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高芒可不想刚从外面的高温脱身,又喝上这么一大杯热水。
  杨北摇了摇头,“矿泉水喝完了,还没买,要不我给你放空调那儿,凉的快些?”
  高芒摆了摆手,“算了,等会儿跟你说些事儿我回去再喝吧,也不差这么一会儿了。”
  说着,高芒让杨北坐下,说了一下今天发行的这四首歌曲的事情,又说了说周末参加录制《华夏新歌声》要注意和提前准备的。
  说着说着,高芒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果盘,道:“把你厨房的水果刀帮我拿过来。”
  杨北点了点头,去厨房拿了水果刀,看着高芒手中的苹果,道:“要不...我帮你?”
  高芒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你还真当我什么都不会啊?我做饭虽然不如你,但削个水果还是没问题的。”
  接过水果刀,高芒开始削起了苹果。
  在杨北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高芒只用了一刀,就把苹果皮转着圈的削了下来,中间都不带断的。
  看着杨北“震惊”、“敬佩”的目光,高芒得意道:“还可以吧?”
  杨北哭笑不得,“大姐啊,您这迪拜刀法跟谁学的?”
  看着高芒手里的苹果,果肉少得可怜,可能稍微咬一口,都能被果核搁到牙。
  再看看茶几上那厚厚的果皮,杨北无言以对。
  这哪是削皮啊,这分明是割肉啊!
  再有钱,也不能这么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