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审计院:欧盟在保护蜜蜂、胡蜂、食蚜蝇、蝴蝶等野生授粉者的作为几乎没有效果

根据欧洲审计院的报告,欧盟在保护蜜蜂、胡蜂、食蚜蝇、蝴蝶等野生授粉者的作为几乎没有效果。 照片来源:Onny Carr(CC BY-NC-ND 2.0)1。

根据欧洲审计院的报告,欧盟在保护蜜蜂胡蜂食蚜蝇、蝴蝶等野生授粉者的作为几乎没有效果。 照片来源:Onny Carr(CC BY-NC-ND 2.0)1

据环境信息中心网站(编译:姜唯):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报导,根据欧洲审计院的报告,欧盟在保护蜜蜂、胡蜂、食蚜蝇、蝴蝶等野生授粉者的作为几乎没有效果,甚至大开后门允许使用已知会杀死关键物种的禁用农药。

两年前大张旗鼓发起的欧盟授粉者倡议(pollinators initiative),现今欧盟执委会内只有一名专职在负责制定。

欧洲审计院的报告指出,欧盟花在降低杀虫剂伤害的时数竟等同于这一名全职人员一周加班40小时。 此外,欧盟还允许成员国继续使用已知严重伤害蜜蜂的杀虫剂。

授粉者是欧盟生态系统中受创最深的并危及76%依赖授粉的粮食生产。

在2013年至2019年之间,欧盟共批准了206个紧急许可给三种新烟碱类杀虫剂,分别是益达胺、赛速安和可尼丁。 2018年起,这些杀虫剂已被严格禁止用于户外。

负责该报告的欧洲审计院成员萨莫. 杰雷布(Samo Jereb)表示:「授粉者在植物繁殖和生态系统功能中扮演重要角色,授粉者的减少视为重大环境、农业和粮食安全危机。 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欧盟为保护野生授粉者所采取的措施实在太过薄弱,几乎没有效果。 」

欧洲立法者也表示,这个趋势危及欧洲76%依赖授粉的粮食生产。 根据欧盟执委会自己的审查,授粉者是整个欧盟生态系统中受创最严重的角色之一。

审计师还发现,欧盟的农药规范根本是造成野生授粉者折损的主要原因,因为现行的法令包含过时的风险评估方法,与法律要求和最新的科学证据不一致。 」

审计师们指出,给予新烟碱类杀虫剂特殊许可的主要原因是,该国家缺乏因应疾病的替代方案。

德国农药生产商拜耳(Bayer)和英国全国农民联盟(National Farmers Union)正在欧洲法院针对2018年新烟碱类杀虫剂禁令对簿公堂,各环团高度关注,因为该禁令可能会被推翻。

整体昆虫数量正在减少 农药和化肥的使用是主因之一。

英国绿色和平组织的首席科学家道格. 帕尔(Doug Parr)表示:「这些所谓『紧急授权』应该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核发,但以核发的速度来看,似乎某些国家已经把特例当常态。 」

「自禁用以来,平均每两周欧洲就有某个地方在使用这些农药。 」帕尔说。

近五分之四的温带野花和农作物在某种程度上仰赖昆虫授粉。 欧盟资助的一个研究计划估计,授粉昆虫对欧洲农业的贡献每年高达150亿欧元。 但根据欧洲食品安全局数据,过去15年间,西欧养蜂人报告的蜜蜂数量减少、蜂群折损惨重。

2019年的全球评估报告证实,整体昆虫数量正在减少,超过40%的昆虫物种面临灭绝威胁。 受影响最大的昆虫包括蝴蝶、飞蛾、蜜蜂和甲虫。 集约化农业造成栖息地流失以及农药和化肥的使用是昆虫数量下降的主要原因。

蝴蝶的监测数据常被用来当成欧盟各种昆虫状况的参考点。 这些数据显示,自1990年起,有监测数据的蝴蝶族群减少了39%。

参考资料:

《卫报》(2020年7月10日),Brussels failing to protect bees, says watchdog。

《路透社》(2020年7月09日),EU has failed to halt decline of bees and butterflies, auditors say。

本文转载自环境信息中心网站,内容由许多专家学者及民间环团,提供国内外环境教育与环保信息;主题涵盖全球变迁、温室气体控制、环保生活、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育、能源节约与能源效率、绿建筑等各面向。 期许能替没有选票的山林、湿地、海洋、土地发声。

文章来自爱秀网的快乐星球:爱秀网 » 欧洲审计院:欧盟在保护蜜蜂、胡蜂、食蚜蝇、蝴蝶等野生授粉者的作为几乎没有效果

赞 (0) 犒劳小编

评论

4+5=

觉得文章好玩就打赏一下小编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