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万年前竟用鸵鸟蛋做人类项链

大约33000年前南部非洲的卡鲁沙漠,一只鸵鸟享用了甜草和鲜花做成的午餐后心满意足,然后下了一颗蛋。 当天晚些时候,一个猎人发现了鸵鸟蛋,他吃掉了鸵鸟蛋然后在蛋壳上钻孔制成工艺品,将它套在绳索上拴在动物身上,带孔的鸵鸟蛋壳珠还被用来作为装饰性的珠串佩戴。 这件特别的古代珠宝后来辗转到了遥远的东部,并并被居住在东部山区的猎人群体视若珍宝。

在鸵鸟蛋被产下、偷走、制作成饰品和彼此交换后的33000年后,密歇根大学的旧石器时代考古学家布莱恩斯图尔特和他的同事们,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了一项研究,详细介绍了他们所发现的这些珠子。 斯图尔特是人类学助理教授,也是密歇根大学人类学考古博物馆的助理馆长。他的新论文不仅提供了这些珠子“在哪里”制作的证据,还提供了猎人群体将这些东西作为一种社会货币使用“多久”的证据。

正是通过测量这些珠子的原子结构,让研究人员了解了古老人类交换这些装饰物的细节,鸵鸟珠子在交换过程中移动了了1000公里的距离,证明了史前时期的人类活动比我们所了解地更深入。 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的这项新研究中,斯图尔特说: “人类恰恰是奇特的社会性动物,这些鸵鸟珠子可以追溯到人类活动的深层力量,它们选择了最大化信息,这些信息对于3万年前或更早时候狩猎采集群体的生存是有用的。”

莱索托是一个小型高海拔国家,由穿越惊人山脉的多条河流组成,其中包括海拔3,482米高的塔巴纳恩特莱尼亚纳山高峰。 这个内陆王国被南非包围,是非洲大陆平均海拔最高的国家。 斯图尔特说,这是“一个狩猎采集者难以生存的地方”。然而研究显示,流经该国的淡水数量及其资源带对于那些“早在8.5万年前”就在那里狩猎的人来说,起到了抵御气候和环境变化的作用。

斯图尔特表示,鸵鸟蛋壳珠以及用它们制作的珠宝是石器时代的关系象征 ,因为它们确认了与交换伙伴的联系,并提醒其他群体这些关系的状态。 人类学家知道,当代狩猎采集者使用鸵鸟蛋壳珠作为珠宝饰品和礼物来建立和巩固与其他族群的关系。在莱索托,考古学家发现了鸵鸟蛋壳制成的小饰品,但没有证据表明这些饰品是在那里制造的。

研究人员在莱索托发现了蛋壳珠子却找不到鸵鸟蛋在那里产生的证据,因为鸵鸟通常不会生活在这种高地环境中。他们推测这些珠子是通过古老的交换网络到达莱索托的,并且对于他们的“怀疑”进行了科学手段分析,他们同位素分析检测了这些鸵鸟珠。 这意味着要对蛋壳的成分进行分析来确定这种生物吃了什么以及在哪里吃的。

当动物吃草时,体内会吸收锶同位素,在这种情况下锶会被吸收到蛋壳中。莱索托位于莱索托卡鲁系统,莱索托高地是由相对较近的火山爆发形成的。 研究人员测量了从莱索托及周边地区的博物馆标本中采集的植被和土壤样本,以及啮齿动物牙齿珐琅质样本中锶的含量。 他们发现,近80% 的珠子不可能来自生活在高地附近的鸵鸟,然而这些鸵鸟珠子确实是出现高地附近的。这些蛋珠与超级群周围年代更久远的沉积岩中发现的锶相吻合,这些沉积岩所在的超级群最外层的环状带距莱索托遗址325公里和1000公里。研究人员经过分析,认为它们不可能来自距离不超过325公里的地方,并且可能最早是由狩猎采集者在距离1000公里的地方制造的。研究人员进一步确定这些小珠子是在大约5万9千年年至2万5千年前的剧变高潮期间被猎人采集群体交换的。

根据斯图尔特的说法,大约在50,000年前,气候正经历着巨大的波动,他认为这种包含鸵鸟珠制造的类似技术开始的时代并非偶然。 他认为这种交换网络可能被用来传递有关自然资源所在地、风景、动物、植物食品和其他人的状况的“信息” ,或许还用来获得“婚姻伴侣”。

从本质上讲,这些古老的鸵鸟珠确定了猎人采集者群体之间建立的关系,确保了资源的共享,因此当一个地区的气候变坏时,它们就可以使用鸵鸟蛋珠来购买另一个地区的资源生存下去。

文章来自爱秀网的快乐星球:爱秀网 » 3万年前竟用鸵鸟蛋做人类项链

赞 (0) 犒劳小编

评论

2+5=

觉得文章好玩就打赏一下小编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