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跨年夜住院被老婆气到闭眼(男子跨年夜住院被老婆)

男子独自坐在父亲病床前饮酒跨年:仪式感下,悲欢不相通更明显

男子在医院陪护父亲

一段“男子独自坐在父亲病床前饮酒跨年”的视频(广州)引发人们的围观。视频中男子的父亲(57岁)因突发脑溢血已经住院将近一个月,跨年夜男子的母亲回家休息,男子独自陪护父亲。事实上男子只是买了点鸡爪和一罐啤酒,但在跨年的仪式感下,加上病房背景的映衬,他的困苦好像瞬间显得更加突出。

男子说自己暂时已经放下工作,谈及父亲的病情,直言看到医院全是这些病人,心理会发生些变化,并强调:“他自己好起来,自己也会舒服些,并且我们也能轻松些”。就此而言,男子应该已经接受了父亲突发脑溢血的事情。

因为就男子面对父亲病情的态度以及谈话的逻辑,很明显是从惊慌失措中熬过来的那种状态。甚至再结合吃鸡爪和喝啤酒的行为,总觉得人世间所有的苦难都最终会走向日常,而人们之所以会觉得“男子独自坐在父亲病床前饮酒跨年”触动人心,就在于仪式感会放大人们对于现实的感受力。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跨年夜在医院陪护亲人还不算最困苦的,最悲凄的是,当周遭所有人都在除夕夜守岁时,有的人却不得不面对亲人的离去。要知道,我们之所以强调“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并不是指我们对别人的悲凄视而不见,而是落实到具体的关系上,亲疏远近导致某种必然的“不相通”。

甚至对于“男子独自坐在父亲病床前饮酒跨年”的讨论来讲,其实也跟当事人关系不大,而最为根本性的触动在于,这样的事情能最大限度地触发“自我感慨”,也就是旁观者对自身处境的全面审视。

说到底,真正走进生活,没有谁的步伐是顺畅的。在这个问题上,透过此起彼伏的“跨年仪式感”就能看得出来。很多人以为跨过旧年就能迎来新生,可事实上日子并不会因为仪式感的庄重而就此变美,而是日子从来都是如此模样,只不过我们时不时的在用仪式感撬动自己的期待。

不得不承认,“男子独自坐在父亲病床前饮酒跨年”的真相应该是“男子独自坐在父亲病床前饮酒”,而强加“跨年”应该算是叙事性的加戏。毕竟如果真要掰扯男子的真实心境,很可能是觉得陪护无聊或者看着父亲的样子有些苦闷,所以才吃鸡爪喝啤酒。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一个人有过在重大节庆时陪护的经历,确实对生活会有更深入的理解。因为在没有亲身经历过生老病死前谈人生的不易,往往会显得轻描淡写。并且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在没有对应的困苦经历前,就连对生命本身也是轻视的。

所以,与其说在医院是为陪护亲人,不如说它本身也是陪护者的一次修行。毕竟人到一定年龄后就会突然发现,住院是人生的必修课,这不是谁能躲过的问题,而是凡是人都躲不过去。

另外仪式感可以强化人们的欢乐度,也可加重人们的悲凄感。因为绝大多数仪式感的存在,都是为营造欢乐和希望而存在的,这种时候如果氛围下突然显现出悲伤和绝望的图景,自然就会形成强烈的反差感。

以“男子独自坐在父亲病床前饮酒跨年”的叙事来讲,它既强调的是一个群体的境遇,也强调的是同一个人身处困境时的状态。换言之,人与人虽然无法完全感同身受,但是因人与人的境遇会不约而同地汇入大致相同的处境,使得共通性能被清晰的凝结出来。

因此在看待“男子独自坐在父亲病床前饮酒跨年”的事情时,就无需过多的剖析男子是怎么想的。一方面,男子可能真的没多想;另一方面男子所想的可能跟围观者共情的有出入,因为真正陪护亲人住院时,最期待的是寻常的日子,而节庆的仪式感早已变得不那么重要。

实际上,当活命哲学已经取代冒尖主义成为受年轻人追捧的品格时,更意味着人们强调对自身处境的关怀。要知道看见平凡性的维艰是难得的,但是也不能因为看见难得就进行过度渲染。

因此在看待“男子独自坐在父亲病床前饮酒跨年”的事情时,即使有丰满的现实感,但也要适可而止的涉入。因为对于现实处境最好的关怀就是平实现实,毕竟跨年夜在医院度过的人还有很多,甚至数目是百万级的。

当然就现实秩序引领,这其实也算一种平衡性的写实。因为当空气里都弥漫着欢乐的气息时,总需要透过类似微妙的瞬间,把人们的注意力拉回到现实,让人知道仪式感就是仪式感,一夜过后,生活该怎样还怎样。

(今完)

文章来自爱秀网的快乐星球:爱秀网 » 男子跨年夜住院被老婆气到闭眼(男子跨年夜住院被老婆)

赞 (0) 犒劳小编

评论

6+3=

觉得文章好玩就打赏一下小编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